20160319_100427.jpg

第二天朋友到我的住處接我出去玩,他來之前我先在屋子附近走走認路,最重要是找出巴士站,接下來的日子我得自己坐公車外出。

20160319_125327.jpg

這一天我們去列日 (Liege),這個地方我一直沒來過,這次想來是因為之前到過一家小有名氣的窩夫店,他們聲稱自己賣的是正宗列日窩夫,我覺得價錢貴又不見得很好吃,所以想來親身體驗真正的列日窩夫是不是跟他們的一樣。

20160319_125401.jpg

朋友把車停在這裡後正式展開是次列日之旅💪

20160319_134242.jpg

開車過來花上一個半小時,下車後第一件事是吃飯。

20160319_134523.jpg

朋友說這個大肉丸是列日名菜,我覺得沒什麼特別,味道普通。

20160319_134247.jpg

我還是鐘情於牛扒,而且這個有青胡椒粒的醬汁很好吃,好吃到雖然現在記不清是什麼味道,但依然記得當時的自己覺得它好吃的感覺。朋友卻說這個醬汁很普遍,但這是我第一次吃到青胡椒,我們這邊的西餐廳都沒有這個醬汁:(

20160319_140322.jpg

在比利時只可以吃西餐,如果不吃意粉,我大多吃牛扒或魚扒,不過沒覺得哪家餐廳的牛扒做得出色,不過也沒有一家讓我覺得不合格就是了。

20160319_135841

在比利時吃西餐經常有三個配菜選擇──沙拉、薯條、Croquette,只要那天不是覺得喉嚨受不了油炸食物 (差不多無可避免天天吃.....),我肯定要選Croquette。Croquette是把土豆泥炸成金黃酥脆的球狀物,這個跟我小時候吃過的薯寶相似,不過薯寶沒有把土豆壓成泥,而是切成小粒下油鍋,口感跟薯餅差不多,薯寶跟薯餅只是形狀與大小不同。我已經好久好久沒看到薯寶,在比利時遇上Croquette是瘋狂點讚!雖然不是薯寶,但我也愛這個口感,土豆壓成泥的口感很滑,熱哄哄的散發着薯香。為什麼我們這邊就不賣這個呢,感覺不難做啊。

20160319_144314.jpg

之前在歐洲待過幾個月早就明白歐洲咖啡與我舌頭不合,我還是鐘情美式咖啡,歐洲這種一杯小小的對我來說苦過頭了。它不像美式咖啡直接加入鮮奶,而是給一到兩個小小的奶精讓我放進去,但這不足以抵消多少苦味。比利時的咖啡好的是必定配上一個小甜點,澳洲有些餐廳也會這樣做,我慣了這樣,現在喝咖啡不吃點什麼會難受。這杯咖啡是我此行第一杯在比利時喝的咖啡,竟然一反常態沒有苦過頭,稱得上好喝,但這是第一杯,也是最後一杯......其他的又打回原形😔

20160319_144936

五年前我帶上這本旅遊書在比利時獨自穿梭,五年後我還是帶着它,歐洲時間很慢,還沒來得及改變我就回來了,然而人已是面目全非的恐怖。

20160319_154945.jpg

列日大教堂

20160319_155514.jpg

教堂給我的感覺並不是神聖,而是淒美憂傷,當陽光穿過玻璃窗上的畫幽幽而進,微弱的光線與歷史久遠的畫像似是訴說着過去的苦難。

20160319_155707.jpg

而且宗教的歷史不就正是踏着屍體過來的進化

20160319_155818.jpg

我特別愛看西方建築的天花,天花是室內最高點,而且處理這個部份的時候身體大概不能自然垂直站着,所以覺得這是最難處理的地方,就想看看人類有多大能耐。

20160319_155941.jpg

列日大教堂的天花不算誇張,這種圖案畫歪了也難以看出來,本來就是不規則排列。 

20160319_160131.jpg

朋友發現這是路西法的雕像,路西法是墮天使,他的右腳又帶上鎖鏈,列日大教堂就像是他的監獄。

20160319_160049.jpg

我喜歡通花的彎曲紋路,以前無聊的時候也會在紙上這樣亂畫一通,現在想來這叫治癒感吧,哈。

20160319_160251.jpg

雖然我好幾次想過讓自己靜靜坐在教堂裡放空,但從來定不下心神這樣做。

20160319_160452.jpg

不知道下次再有這種機會是否要到2046......

20160319_160315.jpg

樓頂很高,特別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20160319_160519.jpg

遠看支離破碎的,不傷感嗎?

20160319_165046.jpg

接着我們到外面逛

20160319_171147.jpg

本來就不喜歡購物,比利時又是一個相對落後的國家,賣的東西大多都不是最新型號款式,所以沒進去看。

20160319_171238.jpg

這些建築物對我來說是皇宮級數,不過在歐洲挺常用作商場或百貨公司而已。

20160319_171541.jpg

主教王子宮殿正在商場對面,這個建築物被省政府和法院使用,內部不對外開放,不過網上有說中庭可以進,這點我沒有親身驗證。

20160319_172031.jpg

繼續在街上亂逛

20160319_172141.jpg

這些光禿禿的樹在街上排着也很漂亮,看着感覺舒服。

20160319_172439.jpg

這個查不出是什麼,我猜是政府機構之類的東西吧,在這裡忽然被醉漢搭訕,雖然已臨近下班時間,但已經醉到這地步大概很早就在喝,這些人不用工作嗎?

20160319_182146.jpg

終於來到此行重點!

20160319_182232

歐洲的店子很早關門,我多怕趕不上,來到的時候也快要關門,還好買到了。

20160319_182343.jpg

即點即製

20160319_182417.jpg

巧古力窩夫,表面金黃色,微濃的外邊,是可以看出來的好吃!

20160319_182652.jpg

這是我此生目前吃過最好好好好好吃的窩夫!我甚至覺得這輩子可能吃不到比它好的。從來沒吃過這種口感的窩夫,我把它形容為老外油條,它有點像油條一層一層的的口感與韌勁,但沒有油炸的脆,而是既扎實又酥化,要不是前面吃太飽,我一定再吃一個!餡料是什麼都不重要,窩夫太出色,夾什麼進去或是不夾都很好吃。

20160319_184204.jpg

一期一會,這個味道我會珍而重之。

20160319_191206.jpg

接着朋友帶我去看一個有名的火車站,Gare de Liège-Guillemins是歐洲高速鐵路網的重要樞紐。

20160319_191413.jpg

形似滑雪跳台的屋頂用上一萬噸鋼材

20160319_191545.jpg

車站內外完全通透,沒有外牆。

20160319_192417_001.jpg

宏偉的車站卻沒幾個人,安靜得很,完全看不出它作為重要樞紐的一面。

20160319_192502.jpg

然而作為遊客,其實車站沒人更好,可以隨便看,隨便拍照。

20160319_192058.jpg

車站雖然完全通透,但是車站下是室內架構,有商店與餐廳,當時甚至有Dali展覽。

20160319_192047.jpg

車站對出有一個這樣的建築物,後來查到是Financial Tower of Liège,我第一眼看見親切感頓生,真的好像我家的外置硬碟ee9092

StorageReview-Western-Digital-My-Book-Essential-4TB-Read

有圖有真相  

20160319_192857.jpg

下一站前往布魯塞爾大廣場 (Grand Place) 附近吃晚飯

20160319_213433.jpg

比利時有很多水果口味啤酒,我點的櫻桃口味太像藥水......

20160319_213446.jpg

朋友點了桃味,這個挺好喝,然後他跟我對換了ye_org 

20160319_221934

我是青口控,來比利時當然抓緊機會多吃。

20160319_214758.jpg

朝思暮想吃這種一大窩的青口,最想念澳洲的Chilli Mussels,但是比利時的做法我也喜歡。

20160319_214839.jpg

不過這家餐廳的食物水準不怎麼樣,不難吃,但完全沒有滿足感:(

20160319_214849.jpg

本來青口沒有配搭沙拉的選項,但是不想又吃油炸食物,所以讓侍應更換成沙拉。味道一般,但不用又吃油炸的就行。

20160319_214738.jpg

平常很少機會吃到洋蔥湯,與它還沒建立出什麼感情,這是朋友點的,只嚐了兩口,看在面頭的芝士份上,不會抗拒它。

20160319_214732.jpg

這是朋友點的沙拉,它跟配青口的沙拉不差多少,早知省下不點,吃那一盤就夠。

20160319_230724.jpg

這是我第一次真正來欣賞Grand Place的夜景

20160319_230713.jpg

之前都是夏天的時候來,白天時間太長,根本等不到天黑就要趕車回家,或是勉強待到天黑匆匆拍幾張照離開。

20160319_231142.jpg

這是Grand Place中最觸目的

20160319_230824.jpg

作為市政廳的塔樓是廣場上最高的建築物

20160319_231255.jpg

假裝拍了個全景:p

20160319_231902.jpg

白天吃的是列日窩夫,呈橢圓形,四四方方是布魯塞爾窩夫,稍後會品嚐。

20160319_232424.jpg

來Grand Place必到聖於貝爾長廊 (Galeries St. Hubert)

20160319_232431.jpg

拱形玻璃屋頂設計,在白天日光可以自然灑落,到晚上燈光與夜幕交匯又別有一番浪漫,不過我拍照的時候店子已經關門,燈光少多了沒平常好看,晚上早點來會有法式奢華感覺。

20160319_232846.jpg

 逛了一天是時候回去

20160320_015729.jpg

朋友給的去瘀膏,我有堅持擦藥 (但以我的惰性印象中沒有每天擦),我在比利時待了近二十天,離開的時那片瘀傷大概只消掉三分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