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巴西藉室友生病了,他原本這天要坐飛機回巴西,但是患有公主病的他什麼都不管了,完全依賴我朋友照顧為他安排,阻礙我們原本去根特 (Ghent) 的計劃。我覺得我朋友認為自己有義務照顧他無可厚非,我們的約定可以推後,但是他又想兩全其美,想我幫忙送機照顧公主病患者,然後一起出去玩,這我就不爽了。

20160325_124917.jpg

本來以為這天不外出,自己做了吃,由於雞蛋的蛋黃很大,炒蛋特別黃,若不是知道自家出產,看見顏色會懷疑有不明人造成份。麵包沒什麼特別,但芝士很好吃,隨便夾在麵包已成美食。

20180517_011005.jpg

公主病患者在多番擾攘後終於捨得更改機票延遲出發,他在德國的乾爹乾媽趕來比利時接走他照顧,真公主啊。朋友下午忽然變得有空,可是早過了原定出發時間,我是不想去,但朋友一直遊說,我最終屈服了......

20160325_144414.jpg

恐襲過後才三天地鐵站的守衛已經若有若無

20160325_155807.jpg

到達根特火車站已經下午四時

20160325_155824.jpg

我去過比利時不少城市,無庸置疑根特在我心目中是最漂亮。

20160325_160002.jpg

在火車站前等待電車

20160325_160006.jpg

根特可以說是一個電車城市,除了河邊,走到哪抬頭一看都是電車纜。

20160325_161341.jpg

眼前這個建築物美得像是從畫裡走出來,想不到只是一個購物中心Post Plaza。電車纜縱橫交錯與中世紀建築結合在一起,比起單看建築物多了一份層次感。

20160325_161612.jpg

Post Plaza對面是聖尼閣老教堂 (Saint Nicholas' Church)

20160325_161621

我對它的內部不太感興趣,然而它的外觀在我眼中獨樹一格。

20160325_161728

雖然聖尼閣老教堂也屬於哥德式建築,但給我的感覺樸實多了。

20160325_161747.jpg

尖塔做得不高,採用長窗,尖拱數量對應少了,沒有窗子密密麻麻排起來的華麗感。

20160325_161853.jpg

建築結構沒有很明顯呈現出十字架,它給我的感覺是城堡多於教堂。

20160325_165115.jpg

尾部的半圓狀態卻比其他我所見過的教堂突出,我都是以這個特點來認它,彷彿尾部才是它的主體。我用不了漂亮來形容聖尼閣老教堂,但是它的特別使我對它有着印象深刻的好感。

20160325_162125.jpg

朋友是個不愛拍照的人,他全程沒拍多少張,咱獨這個,他說好漂亮,停下來拍了幾張。我對這個反而無感,在我看來是幾個在玩雜耍的雕像,在網上查到這個建築物是Masons' Guild Hall,從名字理解是公會使用的地方,但我感覺不像是這個用途,可是在網上翻來覆去都找不到描述用途的資料。

20160325_164804.jpg

上次來根特到過這個鐘樓的頂部,裡面放着一個巨形音樂盒零件,鐘樓應該是靠這東西發聲。從上面可以更清楚看到聖尼閣老教堂的半圓結構,這跟在地面看有點不同,挺有意思。

20160325_165447.jpg

來根特我很期待重遊聖巴夫主教座堂 (St. Bavo's Cathedral)

20160325_165523.jpg

這些徽章的設計看起來好不現實,華麗到像是電影或漫畫裡的東西,但是連哈利波特的徽章都沒有它浮誇😅

20160325_165651.jpg

這個教堂最讓我喜歡的並不是建築物任何一部份,而是一位豎琴師坐在這種小房間裡演奏,雖然門沒有上鎖,但畫面讓腦海浮現出一個淒美故事,一位琴師被囚禁在教堂裡沒日沒夜地演奏。

20160325_165857.jpg

走在上千年歷史的教堂裡,忽然傳來曼妙琴聲,循着聲音尋找,入眼竟是一座幽美豎琴,超出預想的情景,耳邊環繞着柔和琴音,鼻子就這樣微微酸起來。

20160325_170025.jpg

遺憾那天無緣在現場再聽一次演奏,琴師在,但還未開始表演,我心情又不好,沒耐性在原地等,隨便在教堂裡拍幾張照就離開了。

20160325_170428.jpg

根特市政廳有着一體兩面的外觀,左邊感覺平實方正嚴謹,右邊卻來了個反差。

20160325_170527.jpg

華麗哥德式風格展現在市政廳右邊,記載着歷史痕跡。

20160325_171109.jpg

漫步於橫街小巷,這家店的櫥窗放滿懷舊玩具。

20160325_171118.jpg

荷蘭文的乘數表

20160325_171134.jpg

在我記憶中小時候擁有過這類玩具,但沒有玩過家家酒的印象。

20160325_171850.jpg

這張照片的重點並不是前方的Sint-Jacobskerk教堂,而是北京按摩的招牌,在比利時的街巷不時看見以中國城市命名的按摩店,外國人是不是以為按摩高手雲集於中國......

20160325_174412.jpg

前面說過我對有水的城市特別有好感,根特正是被利斯河與斯海爾德河所滋潤。

20160325_175120.jpg

伯爵城堡裡是一個博物館,展出根特史上各種刑具。

20160325_175457.jpg

精肉市場 (Groot Vleeshuis)

20160325_175526.jpg

古時售賣肉類受到中央監管,禁止私自買賣,所以要到精肉市場出售。

20160325_175531.jpg

現在精肉市場化身為美食廣場,但抬頭掛滿肉的情景仍能依稀聯想到當年景象。

20160325_180116.jpg

香草河岸 (Graslei) 大概是根特最具標誌性的風景

20160325_180809.jpg

階梯山牆建築是昔日各大公會的倉庫

20160325_181753.jpg

這裡見證了根特在中世紀的貿易繁榮

20160325_180757.jpg

香草河岸對面是穀物河岸 (Korenle),建築物的形態不及香草河岸醒目,我都忘了在白天給它拍照留念。 

20160325_181722.jpg

岸邊的建築現已改為餐廳或旅館,這是其中一家餐廳,不管走到哪都少不了華人的足跡。

20160325_181840.jpg

聖尼閣老教堂前貌

20160325_181943.jpg

晚上六時,日落在眼前。

20160325_182447.jpg

這家餐廳是此行必去

20160325_182807.jpg

從旅遊書得知它的存在,上一次來被驚豔到。

20160325_182811.jpg

這家餐廳前身是倉庫,因此有巨大的空間感,由葡萄牙建築師改建,採用複式設計,從上層俯瞰令人心曠神怡。

20160325_185442.jpg

斷頭斷臂背後藏着尖錐,看來身懷悲慘壯烈故事。

20160325_184710.jpg

巨形酒吧也是餐廳的觸目之處

20160325_185711.jpg

為了不辜負這個大酒吧喝酒是必須的:p

20160325_185146.jpg

指定動作一:麵包與牛油

20160325_191701.jpg

指定動作二:炸薯條

20160325_191641.jpg

這裡除了環境令人讚嘆,食物質素也屬上等,上次就是吃了這個豬手心花怒放,不過再吃沒有初見的驚豔,油水平衡與嫩滑程度不及上一次好,但依然稱得上好吃。那個拌碟菜超苦,幾年前在比利時的超市買過一次,苦到吃不了,後來把它給了屋主,屋主拿來做湯,不知道他用什麼方法湯裡竟然沒有苦味。

20160325_191658.jpg

相比豬手這個三文魚更好吃,表面煎香有着脆脆的口感,鮮甜多汁,可惜份量有點少。

20160325_191651.jpg

豬手的份量單憑我一人之力無法吃完

20160325_202411.jpg

印象中我從沒吃過帶薑味的冷甜品,味道新奇到判斷不了它好不好吃,但肯定不難吃。

20160325_205402.jpg

飯後天色已全黑,在射燈照耀下的穀物河岸讓我聯想起昔日上海的租界時代。

20160325_205616.jpg

一個黑夜、一條河、一路街燈、一處歷史、一份寧靜、一輩子的記憶。

20160325_210027.jpg

河上清晰完整地倒影了岸上景色

20160325_210452.jpg

晚上的根特地上滿佈繁星,燈光任意打在一處,又是一個璀璨奪目,聖尼閣老教堂在繁星之中特別明亮。

20160325_213315.jpg

在根特只逗留了五個半小時

20160325_213346.jpg

永別根特

20160325_222020.jpg

我跟朋友不在同一個車站下車,他在另一個更靠近他家的車站下車,他不太舒服我讓他早點回家不要送我,然後我另一個朋友過來Brussel Central開車送我回住處。其實不在同一個車站下車更大原因是我不想他們碰面,不是說誰不見得光,而是我不想產生任何不必要的麻煩,避免朋友A見過朋友B一次後,當我在A面前提起B,A會說一些自以為認識B很深的偉論。

20160325_225759.jpg

朋友給我帶了這個b10  

20160325_230014.jpg

本來已經吃得很撐,但不吃真的難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