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7_011222.jpg

這天是國內自駕遊,由朋友的同學當導遊與司機,由於他住在魯汶,我們一早在魯汶集合。

20160331_115958.jpg

接着駕駛兩小時來到Orval Abbey

20160331_122047.jpg

Orval Abbey是一所熙篤會修道院,熙篤會是一個天主教修會,遵守聖本篤會規,平時禁止交談,故俗稱啞巴會。

20160331_120145.jpg

我試着想像禁止交談的人生,第一個想法是很寂寞吧,後來又覺得這樣理直氣壯斷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完全專注於自己,也許比在俗世中認為該得到又得不到要舒服,以前我也確實想過出家可能是一種解脫。

20160331_120149.jpg

全面泥黃色的建築物挺切合禁欲生活,凡夫俗子的我一看就感覺沉悶得不得了,我對內裡興趣不大,所以沒有付錢到內部參觀,只是在免費進入的禮品店走上一圈,還免費上了個洗手間。  

20160331_123756.jpg

我們到修道院外的餐廳品嚐這所修道院釀製的啤酒,不來我也不知道修道之人會被允許釀製啤酒,因為我覺得啤酒是偏向亂人神智之物,以為他們不會主張世人喝這個。

20160331_124250.jpg

味道還可以,但沒有覺得特別好喝,始終有一點苦味。

20160331_141936.jpg

下一站是布容城堡 (Castle of Bouillon)

20160331_141709.jpg

布容城堡兩旁是瑟穆瓦河,從這張照片開始是由左至右拍攝其中一邊的沿河景色。

20160331_141706.jpg

雖然這次有付費進入參觀,但完全提不起勁拍照。

20160331_142818.jpg

這天不時下起毛毛雨,又濕又冷。

20160331_145204

城堡內裡陰暗,走道又窄,行走起來很累人。

20160331_145202.jpg

不過特地來到這裡不進入參觀沒有其他事可以做,在修道院那邊至少可以喝杯啤酒。

20160331_145132.jpg

這是咱一一張從右向左拍攝,這個角度可以看到城堡裡的看台,那裡有不同種類的鷹進行表演。

20160331_142004.jpg

城堡另一邊也是從左到右拍攝,我慣用這個方向,大概受書寫影響吧。

20160331_142808

這邊沒什麼建築物,主要是草木山河,沒有多拍照。

20160331_170908.jpg

迪南是這次自駕遊的最後一站,對我來說這裡只有三個景點,第一是聖母院 (Notre Dame de Dinant)。這個聖母院的形態有別於其他比利時教堂,雖然維基百科說它是哥德式建築,但在我心目中這個算不上。哥德式建築給我的印象是線條筆直,結構複雜,滿佈三角錐尖塔,然而這個聖母院只有一個引人注目的弧形尖塔,結構也相對簡單。基於弧形尖塔的罕有性,而我也沒看過其他黑色尖塔,使迪南這個景色牢牢烙印在我的腦海裡。第二個景點是聖母院上的堡壘 (Citadel of Dinant),這次沒有上去觀光,因為我不是第一次來迪南,曾經去過就不再去了。

20160331_170840

第三個景點是這條佈滿薩克管模形的橋

20160331_170918.jpg

由於薩克管的發明人生於迪南,所以迪南成了薩克管的發源地。

20160331_170958.jpg

薩克管的模形變換過,跟上一次來有所不同。

20160331_171021.jpg

其實我們沒有在迪南多逛,因為當天早上集合後朋友說他病情復發,身體在痛,但是還能撐住,他決定依舊展開行程,然而到了迪南他痛得受不了,必須看醫生。

20160331_171038.jpg

中途他已經感覺很不對勁,打電話到給他做過手術的醫院,但那家醫院預約額滿,不會即時給他看病,醫院去不成,我們才繼續行程。

20160331_171049.jpg

到了迪南他真的受不了,我們商討後決定送他到鲁汶醫院的急症室。

20160331_171540.jpg

因此迪南成為當天行程的最後一站,反正我已經來過,天氣又越來越冷,對我來說逛不逛都沒關係。

20160331_174651.jpg

我們估計在急症室需要等待長時間,決定提早把晚餐吃了才出發。上次來迪南我也是光顧這家餐廳,看上它靠在河邊,可以一邊用餐一邊欣賞河岸景色。

20160331_181556.jpg

比利時是西方國家,西餐大多做得不錯,但這家餐廳的質素是我整趟旅行中吃過數一數二的差,我又想不起它以前的情況無從比較。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導遊同學好像說這個魚是廸南的河獨有,不過味道與口感真的不怎麼樣。

20160331_181634.jpg

我認為熟吃三文魚必需把魚皮煎成香脆,但這個並沒有做到。

20160331_181638.jpg

這個意粉是導遊同學的,沒有嚐過,不過看着就感覺不好吃,賣相不討好。

20160331_233240

導遊同學住在鲁汶,所以我們選擇來鲁汶醫院的急症室,即使醫院不收新病人,也沒有浪費時間,反正他本來就要開車回家。

20160331_223531.jpg

第一次遇上沒人等候的急症室,環境極度安靜,他們完全沒有拒收病人的意思,也不像我們的醫院要在急症室等上四五個小時,登記後很快被安排見醫生。

20160331_205011.jpg

朋友先作初步檢查,接着主治醫生前來了解情況及講述手術過程,能夠極速獲得治療,朋友差點激動到哭,放下心頭大石。他換上病人服後我們還玩起自拍,笑得好像我們來玩似的,在旅遊中到訪當地醫院也算一種特別體驗吧。

20160331_231526

由於時間太晚,即使能趕上火車,也未必能趕上巴士,只好向朋友求助,讓他來接我,否則我只能在醫院沙發睡一晚。等待期間在醫院遇上被警察送進來的人,上着手扣,喝了酒似的瘋瘋癲癲。

20160331_231838.jpg

朋友來到卻一直找不到我的所在位置,他在醫院附近繞來繞去,我人生路不熟天又黑,說一點都不害怕是假的,而且感覺朋友也煩燥起來,我更不安。

20160401_002200.jpg

最終我們碰上面,一旦碰上面感覺他立刻消氣,大概他是煩一直找不着我這件事,不是真的跟我生氣。接着他問我要不要吃東西,我晚餐吃得早,確實有點餓,但是奔波了一天胃口不多,於是我們又去吃超美味的肉醬意粉,而且零晨也沒什麼可以選擇。

20160401_002219

餐廳身處的街道

20160401_003515.jpg

因為我不能獨自吃下一碟意粉,所以點了一個加大版的SPAGHETTI BOLO,兩人分着吃。

20160401_003447.jpg

這裡真的好好,意粉的份量有兩級可選,味道又超讚,還要24小時營業,簡直是撫慰人心的存在kl_thumb

20160401_021758.jpg

我跟朋友說這張車票可以作為我們的友誼證書,不管在比利時還是香港,我都會陪他到急症室,算是共患難的意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