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深情小寫 (30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從來沒有過安全感
也許朋友會覺得我膽子蠻大
但不過是因為某些事情我不覺得它跟我日後的人生有關係
然而一旦遇上會牽扯到一點我未來日子的事情就怕死了
我近來特別特別害怕病痛
當身體出現一點可能會引起疾病的狀況
我緊張得不得了
我大概因為耳塞帶多了引起耳道疼痛
我就慌得立刻跑去看套頭耳機
我被指甲劃傷流血兩天
即使我有看到出血慢慢變少
我卻依然極度不安 我怕它不會好
我怕它越來越糟糕 我坐立不安
我什麼都不想幹 我只想躺在床上等到它完全康復
我困在一個非常非常差的情緒裡面
前陣子我還因為出了一滴血跑去看專科 
當然其中也是因為看到奇怪的東西已經出現很久又多才去看
後來查過沒事 吃藥也改善了 但是還不算完全沒了
當中那個恐懼真的好巨大 繼續隱隱約約潛藏着
這一刻 我不得不停下來問問自己
我到底怎麼了?

上年一月"我搬走了"
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擔心金錢這回事
做出錯誤的投資決定一直讓我耿耿於懷
多了很多我不得不去計劃金錢的問題
也許是因為失去原本理所當然存在的東西
讓我陷入恐懼
就像一直與生俱來的軀體
我怕會忽然不再為我所用
我不希望要像金錢那樣千方百計去留住它
好累 好累

我不怕死 但是我很怕痛苦
我不想面對中間的過程
看着近乎無法逆轉的終點而掙扎 很無助
我當然知道死亡是必然的結果
但是我不想長時間面對導致死亡這件事
比如在死前長時間的病痛
我一直不覺得我在追求快樂
我只是想要一個沒有煩惱的狀態
簡單的 平靜的
因為在沒有煩惱的規範下可以隨意的活着

近來迷上華晨宇這個人
2019.3.9在youtube偶然看到他唱我管你的視頻
他第一句開口就被他的咬字發音抓住了注意力
接着去搜尋他唱這首歌的完整視頻
一下子就被他演唱時的表情迷住了
然後不停翻他的視頻歌曲直接淪陷
喜歡得很不止是因為他的音樂
而是感覺這個人有很多可以讓我去研究的地方來明白我自己
他這個人其中一面的狀態跟葉修一樣
生活隨意 但在自己認定的領域裡專注得像神一樣

我覺得人需要認定一個領域來活着
就跟你不管喜歡不喜歡都得找個工作來養活自己一樣基本
而認定一個領域是為了養活自己的靈魂
找尋工作需要學歷技能
而認定一個領域是需要你的喜愛
你不喜歡的領域你養不了你的靈魂
你沒有工作相關能力就不能從那個工作賺錢養活自己
同一道理
如果這個領域能成為你的工作
那更加是如魚得水  你喜歡它又能賺錢
一件事養好自己的內外

很多人把這個領域命名為夢想
其實我沒有把它看得那樣神化
我只是像找工作一樣想要賺錢養活自己
想把我的靈魂安放在一個領域 卸下來
更無聊是我根本沒有非要活着的理由
但是我因為求生本能或是不想做成其他人的麻煩
或是更基本的想法 我只是不願意改變而已
我不想去改變我慣性活着這回事
又既然終需一死 何必急於受死
所以一直以來我在找工作 我徘徊在我的領域入口

我不時會比較擁有不同煩惱的自己
不難發現 面對不同煩惱 我的痛苦形狀是沒有改變
所以我從來沒有覺得作為學生的自己比現在得計算着如何賺錢的自己幸福
沒有哪一個自己比現在的自己過得要好
我頂多只有懷念曾經待過的漂亮地方
而這個地方直到現在還存在着 只是我現在不在那個風景裡
它沒有消失 消失是我 
但是這個地方任何時候我都可以再去看一看
然而在這個風景裡的我依舊痛苦
這幾天我都在想 其實一切都沒有落差
兩年前的我 沒有生活上的現實問題 還是一樣的不開心
我總會揣摩着一種痛苦
現在我有了現實的問題要處理
我把以前思考着的痛苦放在一旁
這不是證明了沒有放不下的痛苦嗎 
放下的意思並不是那個痛苦不存在了
只是它沒有讓我那麼揪心
就像新買的手機掉地上心痛死了(美好受破壞)
但是過些天沒那麼在意 (破了生活還是不受影響繼續着)
手機還是破了 但心情不再被太受影響 (要是真受影響也可以買新的吧)
當然有些事情從心痛走到放下並不是那麼容易
但重點是它是可以被放下的 而我從來不願意放下
我覺得痛苦無處不在 分別在於本人選擇拿起那一種痛苦而已
奇怪是不管哪一種痛苦 份量都是相當的
我開始懷疑 痛苦會不會是跟空氣一樣的必需品
當然有些空氣更乾淨新鮮 讓人更精神爽利
但是不管你在哪裡呼吸 不管空氣多新鮮
基本點都是讓你活着而已
這就像我想的痛苦不同但份量相當

我的痛苦來自孤獨寂寞
我一直感覺不到任何人是愛我的
當然我不否定父母的愛
但是我說的這個愛我的人是可以跟我心靈上進行交流
我父母肯定不行 因為代溝成長環璄不同的客觀因素
彼此的思想注定不同頻
父母以外的人又不太與我感情交流
朋友之間 我一直過不了別人不會主動找我這回事
彷彿有一天我不再說話 我不會再出現在任何人的世界裡
即使偶爾有個誰來跟我說幾句 我也覺得在漫長的人生中別人說幾句就離開了
這跟一字不說是沒有差別的
而且活到至今的確沒有誰真正愛上我
以前都是我苦苦追着誰到我受不了放手換成一直在心裡愛着到麻木然後結痂
這種我不受歡迎的感覺讓人很失落

這次生活硬生生把我的痛苦切換了
第一次要處理這麼實在的問題 並不是在自己心裡翻來覆去就可以的問題
乍看我從只有一種問題變成兩種
但是第二種問題能把我從長久的第一種痛苦中抽離一點
讓我接受了一點點即使活着是孤獨寂寞的
生活還是不受影響繼續着 我當下的問題才是真正讓我難以生活
所以我還沒有定論現在的痛苦是壞
也許它能夠讓我把孤獨寂寞埋在心底
真正找一個適合的工作 去賺錢
回到現實學習我曾經想過擁有的技能
不再在領域的入口徘徊 而是實實在在踏進去
用這些硬生生把痛苦遮蓋 直到我可以把它放在一旁
像華晨宇無所謂的一個人活着 埋首在自己的領域裡追尋着
但是又那麼容易讀到他的孤獨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使我活得很渺小 一生沒有什麼轟轟烈烈的事情
可是呢 我的心情 我所擁有過的感情
絕對不比那些轟轟烈烈活着的人渺小
這樣想到的我 還是會有一絲不想放棄那可能就是夢想的事情
但是以後的路 我不想再抱着等待或期待他人來陪伴或支持的想法
因為單是這個想法就已經讓我覺得太孤獨了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明心裡非常明白你已經不再是我重要的人
也不再在乎我在你心目中是什麼形狀
哪怕是你從此對我不聞不問
我也不會再做什麼去討你歡心
節日問候已經漸漸沒了
但只要是你對我說話 我一定會回覆
如果你對我有什麼要求 我都會盡量去辦
你若來取 我就給予
我不再主動是因為對你已是無望
你不再是我重要的人 但因為你曾經重要
所以現在的你對我來說是一把利刃
即使你說很平常的事情
即使這些對白我已經從他人口中聽過無數次並表現得無動於衷
但如果是你去說 我還是會忽然掉淚
因為你就是我一份活生生的絕望
現在的你每一次對我說話
其實我不覺得是一個人類在跟我說話
我彷佛看到一份絕望 它長了個嘴巴
嘴巴一開一合向我傳達訊息
我被它吞噬後吐出來 
我就哭了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想死 因為有海貓在碼頭悲鳴
浪花起伏消沒 往昔也被吞噬殆盡
我曾經想死 因為生日那天杏花盛開
若在這片陽光下酣睡 能否化為蟲骸和土壤呢 

薄荷糖 漁港的燈塔 生銹的拱橋 廢棄的自行車
站在木造結構的車站前 無處可前往的心
今日與昨日如此相似 想改變明天必須改變今天
我知道 我知道 但是啊 
  
我曾經想死 因為心中已空無一物
感到空虛而哭泣 一定是想要填滿自己 
  
我曾經想死 因為鞋帶鬆了
繫不緊的鞋帶 與人的羈絆亦是如此
我曾經想死 因為少年深情凝視着我
抱膝跪在床上 對那天的我自己感到抱歉
  
屏幕的微光 樓上的嘈雜 來電的鈴音
戴着耳機封閉自己的少年 與看不見的敵人戰鬥
疊一間的堂吉訶德 反正所謂勝利也是不堪之物
  
我曾經想死 因為被說是冷淡的人
想要被愛而哭泣 是因為嘗到了人的溫暖吧  
我曾經想死 因為你美麗地笑了
之所以思考死亡 一定是因為太過較真地活着了吧  
我曾經想死 因為還沒有與你相遇
因為像你這樣的人生於這世上 我對這個世界稍微有了好感
因為像你這樣的人生於這世上 我對這個世界稍微有了期待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並沒有堅強到可以改變自己的人生
只好獨自掙扎着改變生活中每個次序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來沒想過人生可以孤獨得如此乾脆
當意會到和自己接觸的人只剩下共事的人
沒有拍拖結婚
然後所謂的朋友也只是偶爾出來吃個飯
一年大概見面兩三次 期間沒有交集
已經不想研究 自己是哪裡出錯才搞得他人無意與我建立關係
我開始去想怎樣面對只有自己一個的人生
心態為何 活動如何 態度如何
常常有一個畫面在腦海出現
我穿着短袖上衣短褲 束起頭髮 抱着白色的貓
在夜裡站在落地窗前 看着窗外閃亮的雙子塔
那個情景很孤獨 但也很安靜舒服
這不是我所渴望的 但這已經是我最能夠過得舒服的方式了
我又想了想 也許我下半生都是與文字渡過
去看很多很多的書 然後去寫很多很多東西
可能沒有誰來看 就像我寫在這裡的一切無人問津
但我還是抱有寫的渴望 在看與寫之間抓到一點感情與存在感
我不討厭憎恨人類 包括自己
更甚是我或許很喜歡人類 包括自己
我覺得自己是善良的
我容許與尊重他人無故的改變
我對一切以旁觀者的角度立足
我旁觀因為我不被納於內 我也別再以內自居而自傷
因為不求關係 所以無須欲言又止
讓過去所有沉澱下來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連可以大叫的空間都沒有
不想活的想法總是揮之不去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傾訴的對象
不管對誰說 也沒有人會用心給我反應
所以我把你當成樹洞
反正誰都不會理我
倒不如集中讓你一個人不理我好了
何必給自己數不盡的機會去感受太多人把自己無視的質感
一箭穿心要比萬箭穿心好過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因為我是我
所以不管我多好都不會得到誰
所以做決定的時候不用再計算能得到什麼
因為不會得到
所以自由
用表現不好來威脅誰是不管用
所以我可以繼續做得很好
一個人
做得很好
很好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並不是因為我好或不好
只是因為我是我
所以誰都不願踏入我的世界 
我再怎麼努力 做得多好 換來的只是進入他人世界的門票
誰都不會進來的
難過得連毛孔都在收縮刺痛
忽然意識到原來只欠一兩個原素就可以自殺了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新學年 早上看見學生們邊說邊笑上學去
看着自己曾經穿過一樣的校服 束過一樣的頭髮
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從此不用再被迫活在這種狹窄空間
不用無可避免與讓人倒胃的人交流
忽然慶幸自己帶點可恨的自由
孤獨縱然難受 但比在人群中孤獨自在要多
這種意會驅散掉今早把早餐燒焦的陰霾
快樂果然要在痛苦中尋找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以為你忘了 卻駭然發現你原來沒有忘記
我在想最後一份你送的禮物原來已是五年前的事
你卻忽然告訴我給我準備了禮物
我以為一切終要斷了 你卻忽然叫我加你微信
當我對痛苦心如止水 卻還是因為你短短數字高興得難以言語
很早就知道自己唯獨真心喜歡你
真心到允許你不喜歡我 忘記我 不再強求
真心到認為我們必須抱有距離
真心到當你再說我們終竟彼此不同 
我不想再作太多解辨
因為我正在學着接受你任何改變
接受你我不同 不管對我來說是悲是喜
也儘管知道你所求的是跟你一致的人
卻真心喜歡你到不再強求自己成為那種人

我知道 你不懂

CIMG0008 (1)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直覺得像我這樣的人沒資說累
卻還是累成這樣
真的很慚愧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沒有人會承擔我的期待
不管那是多麼的少 也不管我做了多少付出
為什麼知道了還不願意去明白
到底還要傷害自己多少次才會甘心
還不願意去感受自己的無助與孤獨到什麼程度
為何要對絕望上癮
明明什麼都沒有 還為了什麼而恐懼
好像又開始能夠痛苦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我的悲傷在最初不會如此多
或者說它本該不會如此長持
但是一直沒有把它釋放的機會
於是把旁邊的微塵都黏了上去
成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毛球──太多的悲傷與感情躁動
不如早早挖幾個坑
把所有感情埋下去
省得一直鬧心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何以能夠記着我把我遺忘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叔封筆的微博 在他發出後的16分鐘看到了
心裡緊了一下便坦然
第一個在腦海出現的想法是: 人到底受過了什麼才需要走到這一步?
大概誰都無法理解 也許連當時人也說不清
卻又覺得自己有一點點明白 無非是誰都有過專屬於自己的困局
沒有人不是為自己而活 當你以為自己在為某些人而活其實也只是在為自己而活着
只是目的剛好對上某人而已
所以三叔不為讀者寫下去 我覺得合情合理 
沒有人能為別人的人生做太多 所以他也得為自己打算
只是作為我 看着事情會覺得很寂寞
生活中僅有的美好被凍結了

但是我又會想 沒有一個故事是不完結的
作為盜筆 它已經比太多故事陪伴讀者更久
它比更多故事創造出更多的同人文化
很多角色都變得有了自己的人生
沒了原著 但仍有同人作品繼續下去
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當然我還是理解沒了原著的主導線將會失去重心
正如模仿一個活着的人總比一個已死的人更有梗與前瞻性
只是回頭一看 我會覺得其實三叔真的給了我們不少
所以就別因為無法繼續享受下去而推翻得到了的
不難過是不可能的 只是這樣想着就不會難過得太難受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Feb 15 Fri 2013 18:08
  • 盜八

也許這麼說吧
我的感覺就好像看到一個從來不做運動的人
突然去跑十公里馬拉松
他每次都以為自己快要摔倒
可是他沒有 他還是撐過去了
終於他真的跑完
然後在終點的人告訴他: “先生,對不起,雖然這條也是馬拉松路線,但是你該跑的不是這條,所以你的記錄只能作廢。”
他跪地痛哭
但是他知道這一趟不是一無所獲
只是他真的太累了 不只肉體的累
而是心都累了
你說他犯2嗎 的確有吧
但是也不完全 在他起跑前得到的種種訊息
又或是中途得到的訊息讓他有這種判斷也是合理
他跑都跑了 錯都錯了
本來返回起點 從此簡單地待在那裡就好
可是他發現已經回不去了 他不能待着
他的骨頭已犯賤 沒跑就痛
他已經失去單純享受活着的能耐
進入一種靠自我摧毀才能體現存在感的人生

"絕望是一種最大的情緒,它可以吞噬掉一切。
有一刻我甚至意識到,我對於生命已經沒有太多的依戀了。
要么讓我知道這背後的一切,要么就讓我死在去了解這一切的路上吧。”

這一句彷佛聽到一個人最初最單純與生俱來的寶物碎盡了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跟你分開對我的打擊與創傷或許遠遠超出自己預料
所以才會頻繁地一次又一次夢到與你分離的不同場景
有時候是機場 有時候是家裡 有時候是學校 很多很多.....
然而每次醒來 我都很冷靜
心裡只有一句話: 又夢到你了 又分開了
曾聽說地獄之苦是讓人不斷重播他一生最痛苦的事
忽然覺得自己已活在人間地獄
但是我沒有害怕睡覺 因為痛苦早就磨光了
我只是很無奈 這樣不斷做夢會讓我無法把你看待成過去式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时候,不是对方不在乎你,而是你把对方看得太重。

95e89532gw1e0hxnfhlwkj 

我想別人其實並沒有背叛我
只是我對他人的期望過高了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