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學而時習之 (5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也許有些人並非不愛你
但的確未能愛到按你所期望的要求去表達
但這份"未能愛到"也許已包含很多愛
因為對這個人來說 他的性格與價值觀讓他達到改變的愛過於龐大
所以即使未能達到可以改變 但也經已很愛了
因此當得不到自己最初想要的別立刻自暴自棄自憐
如果你本來傾向相信這個人真的愛你
冷靜下來想想 嘗試退一步去交涉找出雙方可接受的另一個方式
而不是一下子就去否定對方的愛
如果這是真愛 最終得到的應該比原來還要多
或許是因為彼此經歷了一次深層交流
又或是得到一個大家從沒考慮過的創新局面
如果最終還是不行就面對現實吧
承認對方的愛就是只能到達這種程度
又或是自己一開始就是自作多情 別人根本沒真的喜歡你多少
是自己把別人放在錯的位置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40911_231803

12 生化奴隸
故事背景:
患者認為人類是細菌的奴隸
細菌有自己的文明 能支配地球上的生物

他:“你太狹義了,人只是一個詞、一個自我標誌。你想想看,細菌怎麼就不能進化了?非得多細胞才算進化了?細菌的存活能力比人強多了吧?細菌的繁衍方式是自我複製,比人簡單多了吧?進化進化,多細胞生物其實是退化!變脆弱了,變複雜了,變挑剔環境了,這也能算進化?”
我:“但是有自我意識了啊?”
他:“你怎麼知道細菌沒自我意識?腦細胞有自我意識怎麼來的?目前解釋就是聚一起釋放電訊號化學訊號。如果這就是產生意識的根本,那細菌也能做到。細菌的數量遠遠高於腦細胞吧?很多細菌在一起,到達一定的量值,就會產生質變。生物進化最需要的不是環境,而是時間。惡劣的環境是相對來說的,對細菌來說不算什麼,30 億年的時間,足夠細菌進化了!”

我呆呆地坐著。我知道他所說的那些都是建立在一個假定的基礎上,但是又依託著部份現實。所以這種理論會讓人抓耳撓腮很頭痛。幾天以後,我在聽那段錄音的時候,我還是想明白了。問題不在於他想得太多了,或是其他人想得太少了。而是對我們來說,未知太多了。如果非得用奴役這個詞的話,那我們都是被未知所奴役着,直到我們終於看清、看透了所有事物的那一天。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還有多遠。

因為未知是未知的
所以未知的數量是不管知道了多少還是太多
只要人有思想 只要人想出越多假設
就會更深體會到未知是何其多 

13 真正的世界
她:“說個簡單的吧。你知道人類眼球的結構是球形對吧,球形晶體。根據透鏡原理,景物投射給視網膜的是上下顛倒的圖像,但是大腦自行處理了這個問題,左腦控制右手,右腦控制左手。這樣問題就解決了,但本質上,我們眼中的世界是顛倒的。

她:“這也是我不久前才想通的。你知道為什麼有些時候,面對一些很明顯的事物卻難以分析,不敢下定義嗎?其實是思維影響了人的判斷,所處思維狀態導致了人看不清本質,干擾人判斷的能力。”
她:“咱們再進一步,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是有思想的,所以在我們看待事物的時候,其實是加了自己的主觀意識。也就是說,你認為的鮮豔,在我看來並不見得是鮮豔;你看到的紅,我也許會覺得偏黃;你嘗到的甜,在我嘗過後覺得發酸;你認為的很遠,我很可能覺得不是特遠;你認為那很藝術,我卻覺得很通俗。這樣說明白嗎?”
我:“你的意思是說:經歷、造詣、學識、見識、知識,這些因素影響了我們看待事物的本質?”
她:“你想事情太繞了,看本質。你說的那些經歷啊,知識啊,都算是客觀的吧?這些客觀影響了你,組成了你的思想,所以最終又成了你的主觀。當你知道得越來越多,你就和別人越來越不一樣。實際上,每個人都是越來越和別人不一樣。” (經歷、閱歷→思維→主觀→看不到本質→難以判斷)
我:“是這樣嗎?
她:“是這樣,我們每個人看到的世界,偏差會越來越大,但是會有所謂的集體價值觀在均衡著我們的主觀。”

她:“後來我想到這個就開始好奇,別人眼中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呢?”
我:“我懂了,這就是你開始模仿別人的最初原因對吧?”
她:“沒錯,我開始想了很多辦法,最後決定還是用這個最笨的辦法,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換個角度看。不過,這個換角度,要複雜得多。因為要換角度看的不是一件事,而是整個世界!最開始我先是慢慢觀察別人的細節,然後記住那些細節的特徵,再然後開始試著模仿別人,體會對方為什麼這麼做,說白了就是變成你模仿的那個人。模仿的時間久了,會瞭解被模仿者的心態,進一步,就學會用對方的眼睛去看事物了,如果掌握得好,甚至可以知道對方在想什麼。”
我:“有點像演員……不過,知道對方想什麼這個有點玄了。”
她:“一點兒都不,我知道很多朋友不怎麼理我是覺得我可怕,所謂附體只是藉口,其實更多的是我知道他們想些什麼,所以他們覺得很可怕。不過那會我已經接近更高級別的模仿了。”
我:“是模仿得更像了?”
她:“不,是心靈模仿。不動聲色的就知道對方的想法。因為模仿別人久了,對細節特徵抓得很准,所以揣摩到對方的心態純粹是下意識的,不用行為模仿就可以看透。你認為這是巫術或者魔法嗎?”
我:“這麼說過來,不覺得。”
她:“就是啊,花幾年的時間一直這麼做過來會覺得很簡單,無非就是對細節的注意、把握、體會,對眼神的領悟,對動作的目的性都熟悉,習慣後不覺得多神奇。不過,做到心靈模仿,我覺得有天賦成分。就是說,如果你天生觀察細緻,並且很敏銳的話,會更快。”
我:“這樣會很累啊。”
她:“不,這樣很有趣,你開始用別人的眼光看的時候,你會看得更本質,你也就會更接近這個世界的本質所在。”

我:“你得到超脫的狀態了?”
她:“比這個還強大。”
我:“難道說,用完全不帶思維和主觀意識的眼光去看,還看不到真正的世界?”
她:“對啊,那不是真正的世界。”
我:“那究竟什麼是?”
她掐了煙笑了:“如果你帶著自我意識去看,根據我前面說的,你看到的其實是你自己,對吧?你想過沒有,真正要做的,不是什麼都放棄了,不是無任何態度去看,那不是超脫,那是淡漠,就是俗話說的:沒人味了,那種狀態根本看不到,頂多目中無人而已,差得遠了。”
我:“可是你說了半天,到底怎麼才能看到呢?”
她得意地笑了:“想看到真正的世界,就要用天的眼睛去看天,用雲的眼睛去看雲,用風的眼睛去看風,用花草樹木的眼睛去看花草樹木,用石頭的眼睛去看石頭,用大海的眼睛去看大海,用動物的眼睛去看動物,用人的眼睛去看人。”
我認真地聽著,傻了似地看著她,但大腦是沸騰的狀態。
最後她又開了句著名的玩笑:“如果有天你看到我瘋了,其實就是你瘋了。”

一人、一物、一世界
世界上並沒有真正的世界
如果要定義真正的世界 那麼它至少需要擁有絕對的特性
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比如地球被地心吸力掌控這一回事
這個暫時可算是絕對的一回事 但也無法歸為真正的世界
這不過是一種物理現象 只是一種"現象"而已
我不懂物理 但是想像一下這種現象是因為粒子與粒子的互動組成
而粒子與粒子的動作所組成的地心吸力也不能作為地心吸力的解釋
因為粒子的動作也只是一種現象而已
大膽假設這也許是外星人在地球核心安裝了個什麼
他們就在遙遠的星球按下開關引導粒子移動
這個假設雖然是胡扯 但卻是無法否定 因為未知實在是永遠太多
所以永遠無法出現絕對
結果是一個人的世界就是一個人的世界
一隻貓的世界就是那隻貓的世界
一片雲的世界就是那片雲的世界
一人 一物 各自一世界
別人看到兩個不認識的小孩一下子就能一起快樂玩耍
他從中看到天真單純 那是他的世界
我看到兩個不認識的小孩一下子就能一起快樂玩耍
我從中看到的是人類各取所需的慾望 那是我的世界
然而我們都無法從自己的思想中看到兩個小孩的世界
因為我們是待在自己的主觀之中去判斷與感受
上面的故事說到“想看到真正的世界,就要用天的眼睛去看天,用雲的眼睛去看雲........”
非常認同這做法 但是並不認同這做法是尋求真正的世界
這做法只是讓一個人看到各種物質對各種事物的感受
而對各種事物的感受就是每物構成自身世界的途徑
活着不過是一場感受 而這就是世界
如果有天你看到我瘋了 其實並不需要你瘋了
你只需要對我產生"你瘋了"的感受
而我將會看到在你的世界什麼條件會構成瘋了

18 預見未來
他:“我承認,但是這個問題不是困擾我的根本。換句話說:我不是因為能預見未來才進精神病院的,我是因為狂躁。我狂躁的原因是那些資訊。這麼說吧,沒有那些資訊,我無所謂,預見就預見了,不關我的事。但是那些資訊在出現的時候,我憑直覺知道那些很重要,雖然我可以無視,但是它們畢竟出現了,我就想捕捉到一些,卻又沒可能,但總是會出現。如果你是我,你難道不想抓住未來嗎?你難道不會去在意那些嗎?你難道沒有捕捉的想法嗎?可最終你發現自己根本來不及看清那些的時候,你會不會發狂?”
他:“人從古至今都在用各種各樣的方式企圖預知未來,占卜,星相,面相,手相,甚至通過杯底的咖啡漬、茶漬痕跡,但是沒有一種明確的方法,沒有一種可靠的手段。而我突然有了這樣的資訊在眼前,但是太快,太多,超出了我的收集能力,我只能瘋狂了,對於我在瘋人院,我接受,但是我沒一點兒辦法。也許那個資訊狀態就不該讓我得到,讓一個聰明人拿去吧,放在我身上,不是浪費,而是折磨。”

套用禁果那一篇的話:知識永遠不會是負擔,欲望才是負擔,你的知識只是知識。
如果他沒有預知未來的欲望
那些在他眼前流過的信息就只是信息
其實讓他抓狂是他的欲望 如果他不需要知道
他就不會捕捉也就不會抓狂
另一方面他說預見就預見了無所謂
這邊能夠無所謂是因為預見的時候不能知道這是預見
他只能在事情發生後才知道曾經預見
既然在預見的時候未能知道是預見就不會產生預知的欲望
可是信息不同
當信息流過眼前的時候他已經知道這是一種預知
所以他產生預知未來的欲望
從而造成一種巨大負擔
欲望才是負擔

20 永不停息的心臟
他:“那個老同學告訴我:有些現象,如果用已知的各種學科、各種知識都不能解釋的話,那麼對於剩下的那些解釋,不要看表面是否很荒謬或者離奇,都要學會去尊重。因為那很可能就是真正的答案。但是求證過程一定要謹慎仔細,不可以天馬行空。”

他:“其實,我想通了很多很多。生和死,不重要,重要的是去尊重生命;生命是否高貴不重要,重要的是尊重自己的存在;在自己還有生命的時候,在自己還存在的時候,帶著自己那顆人類的心,永不停息的追尋那個答案。有沒有答案,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充滿期待。還記得潘朵拉盒子裏的最後一件禮物嗎?”
我:“希望。”
他笑了:“沒錯,就是這個。就算會質疑,就算問為什麼,那又怎麼樣?不需要為此痛苦或者不安,因為人類就是這樣的,就是有一顆充滿好奇、期待、希望,永不停息的心臟。”

whereas I was blind, now I see.
從前我是瞎的,如今我看得見。 

23 滿足的條件
他:“但是士兵在戰場上都殺人啊,而且還是殺不認識的人,跟自己沒有任何利益衝突的人都得去殺。你可以說那是為了某種目的,那麼為了某種目的就可以殺人?這麼說那所有的殺人犯都是為了某種目的才殺人的。要不你會說為了某種大多數人的利益去殺人?那現在人口最多的國家是印度了對吧?那印度可以隨便的殺了別的國家的人?人口多還真佔便宜嘿!現在你還堅持殺人是錯誤的,那麼你就應該拒絕所有的殺人方式和動機。我們從太空看不到地球有國界,但是我們實際上有很多很多國界,為了國家和民族就去殺人?而那些能殺人的人,就去殺人,用自己國家的名義去殺人,而達到某種目的。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人就是這樣的。有了很厲害的武器就會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其實是真的很了不起嗎?只是有了厲害的武器罷了。但是厲害的武器沒錯誤,也不會自動自覺的去殺人,而殺人的人,總是永遠都有理由的。這個是對的?那別的國家的人也這麼看,認為你還是錯的呢。所以殺人到底是對錯的概念不是你決定的,而是你所在的群體決定的。你的群體賦予你殺人的權利了,你就可以殺。不給你殺人的權利,你殺人是要受懲罰的。因為你沒有殺人牌照。”(一個社會身份的行為對錯或是狀態定義不是自身決定的,而是他所在的群體去決定。)

我:“我瞭解你的情況了,你是很喜歡把事情搞複雜那種。”
他:“不,我正相反,我是把事情簡單化那種。你們才是把事情搞複雜那種人。你們什麼都要賦予一個藉口,就像剛才說殺人一樣,那都是藉口。但是藉口是藉口,不會是理由。你們總是會解釋這,解釋那。解釋其實就是掩飾。真正的解釋不用解釋。你吃飯不用解釋,你喝水不用解釋,因為你需要,那個是理由。但是你的目的是活著。為什麼呢?這類的問題,其實你們都不想。我會想,這樣事情才能簡單化,我希望能明白我為什麼活著,就沒事兒了,我做什麼都會很簡單,因為目的是我活著。但是你們就把這些問題放一邊,想的是活著怎麼才能更好,但是為什麼活著,不知道。”

如果真是滿足,就不會有更多需求了。你可以說那是對於需求的更高標準進化,但那還是一個藉口罷了,不是理由。你很滿足的吃飽了,吃的很撐,再好的食物你也不會有很大興趣。你渴了,喝夠了,喝的很滿足很撐,你不會惦記再找別的東西繼續灌下去了,因為,你滿足了。我只是想說,你們,其實並不是真的知道自己需要什麼。

你們想要那麼多,我只是想知道為什麼就活著,我就在這裡了。那麼誰才是真正有問題的?難道我非得和你們一樣都瘋了,我才能不在這裡?其實這裡就是正常人居留地,是你們這些瘋子弄得。不過我覺得挺好,至少不用出去跟你們瘋瘋癲癲的混在一起,到最後都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活著。

24 薩滿
他:“沒問題,你可以質疑。就跟有人信得死去活來的一樣。對於那些,作為一個薩滿沒有任何評價,因為那不是我們的事情,薩滿不會拉著你信奉什麼告誡你不信奉什麼,那是你的權利,和薩滿無關。而且實際上我對天空大地水火風雷的崇拜,不影響我對機械物理有機化學的認知,我不認為那衝突。”

歷史如果僅僅是書本上記載而不是在人心裡,遲早會變成傳說。這些不要跟我爭,事實擺在面前。古埃及的楔形文字,古印度的梵文、瑪雅文明的三維結構文字,雖然都存在,但是沒幾個人能明白了。否則那些僅僅認識二百多個瑪雅文字的人就不會被叫做專家了。

25 朝生暮死
我:“呃……好吧。我從根本上質疑這個世界。”
她:“你不接受那個公眾概念嗎?”
我:“什麼公眾概念?”
她:“活在當下。”
我:“我接受,但是不妨礙我抽空質疑。我不覺得有甚麼衝突。”
她:“好了我現在告訴你:這就是我對你感興趣的地方。”
我:“質疑的人很多啊。”
她:“不同就在於:你真的就去做了。我們原來聊的時候你說過,你會嘗試多種角度看一個事物,你最喜歡說的是:要看本質。”
我:“對啊,看清本質很多事情都好辦啊。”
她:“露餡了吧,你的控制欲太大了。你對這個世界的變幻感到困惑,你很想找到背後那個唯一的原動力,你知道那是本質,你想掌握它。否則你會不安,你會失眠,你會深夜不睡坐在電腦前對著搜索欄不停的找答案,你休息的時候會長年累月泡圖書館,查找所有宗教的書籍,歷史的書籍,哲學的書籍,可是你看了又不信,反而更加質疑了,對不對?你不知道怎麼入手,你覺得總是差那麼一點兒就抓住了,但是每次抓到的都是空氣……” 

我:“嗯嗯!好像四個人格分工不同的。最聰明、最擅長分析的那位基本都深藏著,喜歡靜,喜歡自己思考,接收的資訊只會告訴其他人格,不會告訴外人,這個叫分析者吧?而現在面對你的這個,是能說會道的那種,啥都說的頭頭是道,其實思維部分是來自分析者的,這個叫發言人好了;還有個女的,負責觀察,很細緻,是個出色的觀察者,可能有些地方很脆弱,或者說軟弱?還有一個不好說,不是人類吧?或者比較原始。”

我:“不要重複我最後一個詞,這個花招是你教我的。”

我:“我發現我接觸的越多,疑惑就越多。因為他們說的太有道理,但是這跟我要的……雖然很接近的感覺,但總覺得還不是那個點……這麼說吧,如果說有個臨界點的話,每次都是即將到達的時候又沒了,就到這裏了。我猜可能不是自己領悟的,沒辦法吃透……哎,這讓我想起那句佛曰了:不可說,不可說。”

我:“你沒明白,死這個概念太複雜了,我用了其中一種而已。也算是自我暗示的。每天睡前,我都會告訴自己:我即將死了,但是明天會重新出生的。”
她:“明白了,真的可以那樣嗎?”
我:“不知道對別人是不是管用,但我很接受自己的這種暗示。每天早上,我都是新生,一切都是過去式了。雖然會有記憶,但那種狀態只是一種時間旅行的狀態,重點在於:旅行。就像出去旅遊,心裏明白總要回家的,這樣,思維上的死結很快就打開了,就是說跳出來了,抽離了。每當面對一個新患者的時候,我總是盡可能的全身心去接受,全身心的融入,盡可能謙卑,盡可能的地讓對方放大自己的空間,我可以背負著全部。但是當晚,結束了,我卸下了全部。情感方面卸下了,而那些觀點和知識作為資料收起來,就像人體內的淋巴系統一樣,病毒碎片收集起來,增加了免疫力。其實電腦殺毒軟體不就是這個原理嗎?我也借用了,借用在思維上。不是我多強大,而是我學會了一種狀態,用精神上的仿生淋巴系統來自我保護。”

她:“……朝生暮死……”
我:“嗯,就是這樣的。”
她:“原來如此……”
我:“所以我再強調一遍:要看本質。本質上我要的是:找到我想知道的。如果那部分是資料,我很樂意收起來,但是我知道那只是資料,而不是答案。就像一個計算過程,那只是過程。” (即使找到自己所追尋的答案,那些永遠只是資料,只有自己去把那些資料實現才會成為答案。)
她:“你到底算感性呢?還是算理性呢?你的感性是動力,但是你全程理性操控。”
我:“大多數人都是唯心唯物並存的態度,或者說介乎於兩者之間。”

27 靈魂深處
你說的那個矛盾,是一種孤獨感。雖然為此痛苦不堪,但是又盡力維護着那種孤獨感。經常是處在一種掙扎狀態:既希望別人關注、關心自己,又不知道該怎麼去接觸和回應別人,放是乾脆拒絕。可是骨子裡又是那麼的渴望被瞭解,渴望被關注......那種掙扎完以不必要的,而且事後自己也會想,這不是自找的嗎?這不是無病呻吟,吃飽了撐的嗎?自己為甚麼就不能敝開心扉呢?

我記得一個患者說過:我不是屑於跟別人說。有些東西在心裡,不是不說,而是不能說。我試過太多次說給別人聽,太多太多次的打擊了。於是放棄了敞開大門,關上了。

只有當你認真地去做一件事的時候,才會發自己的靈魂,和靈魂的深處。

31 蘋果的味道
感覺這個東西,很奇妙,當你被各種感官所帶來的信息淹沒的時候,你體會不到感覺的存在,至少是不明顯。感覺已經被平時的色香味等壓抑得太久了,畢竟這是一個龐雜到迷亂的世界,能清晰地意識到感覺的存在很不容易──或者說,很容易,只是很少有人願意去做。

32 角度問題
她:“其實我們很多習以為常的東西,本身就有點兒問題的,但是沒人發現。”

當一個問題在某個圈子出現的次數太多
問題多到被集體認知到習以為常
問題將不再是問題 成為這個圈子一種特徵
然後特徵被看待為合理存在
被遺忘這是一個問題
這是一種自我催眠 也算是一種自我保護吧
當問題擴展太大 單人之力無法改變
倒不如習以為常去接受它的存在
其實這樣不是不痛苦
只是相對無法改變的拼命掙扎來得舒服一些
當然也可以說是逃避問題
但逃避的性質是好是壞 其實沒有特定
因為付出不一定有收穫
面對不一定有所成長
在我而言 只求在心底保留一份自知的清醒就算了
習以為常着明白這是一個問題

她:“不,你錯了,我工作的時候就是工作,從態度到方式,都是工作的狀態,因為我是在謀生。這也就是工作只會給成人的原因。可是一旦放下工作,我會是個孩子,因為我喜歡這個新鮮的世界,而不是習慣的世界。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喜歡,而不是必須跟別人一樣的態度去看。所以,我這麼生活,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至於我是不是要對所有人說這些,這是我的權利,假設我不願意說,那麼我就不說,別人怎麼看我,不是我的問題,是他們的問題。”

她:“累?談不上吧?這是我喜歡的事情,所以不覺得累。人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時候,會很投入、很瘋狂,而且會自己找問題、想辦法。” 

34 四維生物
時間不是流逝的,流逝的是我們。 

歌德說過一句話:真理屬於人類,謬誤屬於時代。

如果一杯水放在一個特定狀態下能做到一百年後絲毫不減少
物質結構完全不曾改變 那麼能否說它的時間靜止了?
這麼想的話就會明白流逝的真的只是本體而已
根本就沒有時間流逝的說法
只要人類能找到控制肉身的方法
那麼所謂的時間就剩下人與人之間的比較下所做成的分別
稍稍想一下 這樣的世界應該更恐怖
因為一切的變數出於人性 大自然已經干涉不了
人類將會真正的無法無天 

也許所謂的因果關係並不是因為人類需要遵從時間軸的流逝
所有事情或許並沒有出現的先後之分
而是人類的自我流逝造就因果關係
是大腦接收信息的選擇與快慢造成時間差距與流逝的觸感
以生死來說的話
也許人類出生的時候同時也是死了
只是大腦選擇了只接收出生的信息
然後在人的一生當中繼續逐一選擇接收哪個已存在的時段
直到最後選擇死亡信息
當然以上只是自己毫無理據的假設
不過想想要是把這個作為罐頭人生的結局架構
一定很震撼
啊~~真的好想有一天可以去寫我想寫的所有小說

35 時間的盡頭
聊天比較有意思,而且很多東西在說出來後自己還能重新消化吸收一下,說不定還能有新的觀點。

38 迷失的旅行者
沒有時間概念,只是從某一個宇宙角度來看:那個時間上稍早一些,這個時間上稍晚一些,還有差不多的......

信仰?既然那麼容易被動搖了、被顛覆了,那就不叫信仰了。我知道你們這裡對多宇宙是懷疑態度,因為那樣就等於有很多個上帝,很多個佛祖,很多個安拉,很多個奧丁,所以就否定!是這樣嗎?我不清楚在你們的地球怎麼想的,在我們那裡這不是問題。靈魂怎麼就不能是很多個了?神怎麼就不能很多了?多了就亂了?沒有神就沒信仰了?難道沒有上帝就不愛了?沒有佛祖就沒有開悟了?沒有教廷就道德淪喪了?到底是信仰自己的心,還是在迷信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真正的信仰是不會動搖的,哪怕沒有神都不能影響自己的堅定,這才是信仰。真正的信仰,能包容所有的方式,能容納所有的形式。只有迷信的人才打來打去呢,整天互相叫囂:你是錯的我才是對的,你是邪道我是正途。這是迷信,不是信仰。

我現在突然懷疑過去神話傳說都是真的了。原本那是真實的,後來成了歷史,當文明衰退後,後人看了那些不相信,歷史就變成了傳說。如果反重力裝置便攜化,如果量子電運技術便攜化,如果記憶接收晶片值入大腦。你可以自由地飛,你可以憑空拿到東西,你可以不用上學就得到你需要的任何知識,那不是神話是甚麼?之所以認為是神話,是因為科技程度還達不到。我不信有甚麼神,我相信人類自己就是神──咱一的問題是:人類這個新的神,是否能控制自己旳技術不毀滅自己。所謂的學技術問題,都不算甚麼,咱一存在的問題是:人到底是不是能控制住自己所創造的一切,而避免自我毀滅。

也許人就這麼討厭的動物吧?想盡辦法想知道結果,但是從來不想是否能承受這個結果。

人是由記憶組成
有人將它稱之為經歷 、過去
如果你沒有那個經歷即記憶
你不會去作出這個選擇
所以說人就是建基於非物質之上
然後以物質去表達
這種非物質建基有一大好處
而這個好處又因為"我執"而大多不被採用
就是記憶的彈性
即是說要改變一個人其實只要改變記憶就可以了
我說的是改變而不是消除
為了普遍可行性把消除記憶這選項摒棄
比方說我想從事某個工作 我需要這個工作的技術記憶
然而我的學位並非與這個工作相關而欠缺這種記憶
卻又因為"我執"拘泥於從學位得到的記憶 而拒絕行動獲取新記憶
這個"我執"很大部份是受時間所限形成
即是說如果人的生命是無盡 根本就不用介意現在花時間學這個太晚或不值
倒過來看如果想把自己塑造成另一個自己
可以從改變記憶着手 而這需要放開"我執"
放開"我執"又需要打破時間所限的概念
這篇所提及到的東西是很好的借鑒──世上不存在時間 只有比較
打破時間所限的觀念 就能釋放動力製造新記憶疊在舊記憶之上
最終成為新的自己

殺戮動物
我:“你心理上不會有自責的感受嗎?你殺那些人的家人怎麼辦?”
他:“跟我沒關係……你吃肉,你還會想那些豬的家屬怎麼辦啊?”
沒什麼理由,沒什麼可內疚的,我天生就是想去殺。獅子老虎狼為什麼抓了別的動物殺了吃肉?因為它們就是天生的食肉動物,獅子老虎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是獅子老虎,只是按照天性去做。我也是,我想通了,我沒必要去考慮我為什麼這麼做,我只要去做就好了。這就是我的天性,我就是一隻殺戮動物。”

即使人類與獅子會捕殺其他動物作為糧食
就別深究先管這叫天性
但兩者都有不殺同類的共通點
身為人不吃人 身為獅子不吃獅子
我覺得這是因為人是人
這個人感受過作為一個人是什麼一回事
所以他不忍心吃人 獅子同理亦然
當一個浪費食物的人感受過種出一棵蔬菜需要多大努力
從此不再浪費食物 那是因為他在感情上經歷了這回事
又比如君子遠疱廚 他雖然沒有放棄吃肉但還是有不忍之心
他能感受到畜牲的痛苦才需要遠離廚房
這樣的人如果可以選擇至少會採取較為人道的方法處理畜牲吧
所以如果一個人會吃人或是能毫不內疚去殺人
我認為這個人從來沒有感受過自己是作為一個人
作者說這個人表情無比堅定坦然
我卻覺得他很可悲
當然這個人不會覺得自己可悲
一個沒有感受過自己是作為人的人 大概也欠缺可悲的感情
但生為人卻未能感受到自己是人
他雖然感覺不到可悲 但內心應該有更大的黑暗無止境將他撕裂

在牆的另一邊
他:“你會不會覺得這個世界不對勁?一切都好像有點兒問題,但是又說不清到底什麼地方不對勁,看不透什麼地方有問題。有些時候會若隱若現的浮出來什麼,等你想去抓的時候又沒了,海市蜃樓似得。你有時候會很明顯的感覺到問題不是那麼簡單,每一件事情,每一個物體後面總有些什麼存在,而且你可以確定很多規律是相通的,但是細想又亂了。這個世界有你太多不理解的了,你會困惑到崩潰,就像隔著朦朧的玻璃看不清一樣,最後你只好用哲學來解釋這一切,但是你比誰都清楚,那些解釋似是而非,不夠明朗。你有沒有?”

他:“想像的無限?你別逗了。想像怎麼可能無限呢,想像全部是依託在認知上的,超越不了認知。”

他:“沒錯,我們不能要求蟲子想很多,但是也同樣不能認為想很多的蟲子就是有病的。允許不同於自己的存在。”

超級進化論
她:“生物進化就是這樣,大家都拼命進化,保證自己還存在著。馬進化出高速,大象進化出鼻子,老虎進化出花紋,烏龜進化出龜甲,兔子進化出大耳朵和大腳,老鷹進化出聚焦型的瞳孔,長頸鹿進化出長脖子。仙人掌進化出刺,辣椒進化出辣味素,槐樹進化出很苦的樹皮,杉樹進化的更加高大,其他的還有什麼板根啊,氣根啊,好多好多好多種進化出來的特徵。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存活!拼命進化,保證自己在生物圈中的地位。也就是:拼命奔跑,以保持在原地。”
我:“懂了……紅桃皇后定律。”
她:“你得交多少學費啊,嘖嘖……我繼續;現在人類雖然也是遵循著紅桃皇后定律,但是完全是為了在社會中、在人類社會中生存下去。這已經超出物種進化競爭,是同種進化競爭了。還不是那種小面積的競爭,是全體行為!多有意思,已經殘酷到全體同種競爭了。”
她:“我一再的跟你說到進化、進化、進化,我們現在,就是處在超級進化的階段。但是很有意思的是進化的環境是我們自己造成的,然後我們在這個環境裏,都什麼得到進化了?社交能力,頭腦反應。但是自然環境原本的進化不是僅僅這些的,這些只是一部分,自然環境下需要肌肉,需要速度,需要保護色。人類這些都沒進化出來,反而指甲牙齒都退化了,對不對?”
我:“好像是……”
她:“錯了吧,小同志,那不是退化,那是為了進化,人類身體這麼柔弱,還退化了很多,其實這些都無所謂,也不重要了。人類的進化之所以是最成功的,就是進化了大腦。有了大腦,可以不要指甲,不要獠牙,不要尾巴,不要什麼都能消化,不要夜視的眼睛。有了大腦就夠了。有了進化出的優質大腦。可以隨意藐視周圍的任何生物。”
我:“哦,這就是超級進化了對吧?進化了大腦。”
她:“才不是呢,這才開始。前面說了我們是在同種競爭,周圍的競爭物件都有聰明的大腦,那就只能接著自我完善、自我進化。在這麼個更殘酷的環境下,大腦的進化比原來更重要了,比原來更高速了,對吧?這個,才是超級進化!”

禁果
她:“嗯。你看,伊甸園禁果的故事知道吧?甭管有沒有蛇的事兒吧,最初那兩口子還是嘗了對吧?我原來想過,要是他們倆都沒吃,就一直那麼純潔的在那個花園裡溜達著?有勁嗎?”
我:“可能挺有勁吧?”
她:“有勁?我問你:知識,是負擔嗎?”
我認真想了想:“分怎麼看了。”
她:“不不不,你錯了,知識永遠不會是負擔,欲望才是負擔。你的知識只是知識,你要看本質,有了知識,你自己又附加了很多欲望出來,也就是說,你獲取知識的原始動力不是純粹的。上大學是為了什麼?工作後又上那些各種補習班是為了什麼?為了渴望知識?呸!那是胡說!但是最初學院的建立是為了什麼?為了傳播知識,現在已經不是了,大學甚至成了虛榮的一部分——如果你是名牌大學出來的話。為了知識?這個謠傳太冠冕堂皇了!”
我:“嗯,這點我同意,好像最早學院和書院的成立的確是為了傳播知識,或者傳播某種知識。”
她:“對吧?伊甸園那兩口子,獲得了一個新的知識:吃了那個無公害蘋果,就怎麼怎麼樣了,欲望導致他們去嘗試。對不對?”

關於時間
他:“如果你打算得到一些從沒得到過的東西,那麼你就得去做一些從沒做過的事。”

棋子
沒聰明腦袋的人是絕大多數,實際上到了這個時候,不聰明的人才是社會的真正組成者,個別有那麼一點兒聰明,又不夠壞的人只好安於現狀,因為真正主導這個社會的,是不聰明的人。不管你怎麼樣,都不許出頭,都按下去,老老實實按照一個模式走出來。你想出頭?不可能的,你周圍都是不聰明人組成的團體,怎麼會讓一個有點兒聰明的人發揮呢?

我們的目的,不是選出聰明的活下來,而是批量的活下來。產品製造的目的不是造出幾個極其完美的成品,而是批量化生產出也許有那麼一點兒瑕疵的產品。這樣才能促成規模化市場,對吧?就像你說的,在規則中勝出才是重要的,所以膠囊狀態是必須的。膠囊的外皮是什麼?規則,裏面呢?是各種各樣的個體顆粒。需要怎麼安排就怎麼安排,因為這樣才有效。單單是一個顆粒藥效很強,其實意義不大。我再說一遍,這也就是我這種思想時不時極端的人要被關起來的原因,因為我的存在,擾亂了社會的安定性。就算我很聰明。”

我:“有道理是有道理,但是好像你在說宿命論。落點不是取決於自己,而是取決於操縱的那只手。”他:“才不是呢。每一個棋子,都有自己特定的位置,有自己特定的功能,少了一個,會出很大的問題,少了一個甚至全盤皆輸。你作為一個棋子,要真正看清自己的位置,你才會明白到底怎麼回事兒,也就是所謂全局。我再說一遍:我堅信所有的歷史所有的輝煌,絕對不是聰明人創造出來的,都是普通人創造出來的。而聰明人需要做的只是看清問題所在,順應一個潮流罷了。實際上,那個聰明人即使不存在,也會有其他聰明人取代。但是,那些普通人,是絕對無法取代的。”

他:“就拿我來說,我智商高,我聰明,有什麼用呢?我對於找到自己的位置這個問題很迷茫,所以我對於一些事情的看法很極端,雖然醫生說我快好了,說我快出院了,可我明白需要很大的努力才能適應一些問題,需要很大的努力才能面對一些問題。為什麼?因為我曾經對於自己的智商洋洋自得,甚至目空一切,我失去了我作為一個棋子的位置。如果,我是超人,能不吃不喝,那也就無所謂了,至少我有資本得意。可實際上,我還是站在地上,還是在看著天空,我被自己的聰明耽誤了而已。聰明對我來說,是個累贅了,因為,聰明不聰明,其實不是第一位重要的,第一位重要的是自己要能夠承擔自己的聰明和才華!否則都是一紙空談,也就是所以,我現在在精神病院。”

果凍世界
她:“那個物理專家曾經告訴過我,兩個完全沒有關聯的粒子,會互相干涉。比方說粒子X 和粒子Z 吧。他們打算把粒子X 發射出去,目標是粒子Z,目的是干擾粒子Z。但是,在把粒子X 發射出去前,粒子Z 已經被干擾了。而且,那種現象最後證明和發射後的干擾結果是一樣的。就是說,粒子Z 提前感受到了來自粒子X 的干擾。”
我:“這個我知道,粒子的無條件關聯特性,這種實驗很多。還有把粒子A 動能改變,粒子B 也莫名其妙的一樣會改變,諸如此類,太多了,只是沒人知道為什麼。”
她:“我們做個好玩兒的實驗吧。你知道電影、電視中常用的藍幕技術吧?我們用那個來做。先找一條蛇。然後除了蛇頭和蛇尾,其他中間的部分都塗成藍色的,然後把蛇放到一塊同樣藍色的地板上,再用攝像機拍下來,放給你看,你會看到什麼。”
我:“我只會看到蛇頭和蛇尾在動,看不到蛇的身體……啊!我懂了!”
她:“蛇頭和蛇尾之間,有塗成藍色的身體聯繫著,只是在拍攝後的畫面上看不到罷了。你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其實是存在的。那兩個看似無關的粒子,其實只是一部分——我們能看到的部分。而互相作用關聯的,我們目前卻看不到。或者說:我們現有的儀器檢查不到。”

其實時間和空間,不是兩回事兒,是一體的,只是我們人為的從概念上給拆了。為什麼拆了呢?因為我們對於空間、時間這個概念,只是因為自身存在於某一處、自身只能存在于某段時間,所以我們用這個來劃分出了一部分:現在。也就是所以我們會一直用因果概念來判斷事物。有因,才有果。因為那些學術觀點或者理論,還是依託現有對於時間、空間的認知上的,那麼這幾種理論,一定會做重大的修正或者徹底崩毀。因為延續因果的這個概念,是一種狹義的定位態度,遲早會崩壞。

對於那些,我只是覺得很有趣,但是並沒興趣。就好比你看到小孩子在玩兒泥巴,覺得很有趣,但是你並沒興趣參與。

她:“這一切,過去的、過去的分支;現在的、現在的分支;將來的,將來的分支,其實全部都在一起。沒有過去、現在、將來,不用我們的時間概念劃分。聽懂這句話,是最重要的。”
我:“聽懂是聽懂了,就像上下左右的概念一樣,只是依照我們感受到的引力來定的,本身沒上下左右。但是你說的這些全部雜亂的混在一起……我想像不出。”
她:“糾正一下:並不是雜亂的混在一起,而是一直就在一起,不可分割。也就是這樣,才造成了我們的因果概念。其實拋棄把時間和空間拆開的那種觀點,你會發現很多東西並不複雜或玄妙,很好解釋。粒子為什麼關聯的問題,可以解決,因為本身就是一體的;兩個人怎麼就會有精神感應的問題,也可以解決,本身就是一體的;有時候遇見一些事情能發生的問題,可以解決;鬼魂,外星人,飛碟,超自然,甚至非線性動力關係,都能解釋的清。為什麼能解釋清呢?因為我們只看到了一部分罷了,看不到的那些就是塗成藍色的那些。其實這種看的概念,本身就局限於自身了。還有就是這一切,都是最基礎的一種物質組成的,那麼這些東西不管叫粒子也好,叫能量也好,或者用很基本的誇克來說也好,全部都是這些,沒有例外。那也就是可以斷定,所謂物質,其實都一樣。你身體裏有你祖先的物質,也有別人祖先的物質,也包含了你將來後代的物質,也有恐龍三葉蟲的物質,也有太陽的物質,也有別的星系的什麼東西的物質,都是一樣的,沒區別。再有,反過來看,所有那些解釋不清的事情,都在證實我所說的是真的,而不是像那些超弦、平行宇宙一樣,到了某個問題解釋不通了。”
我:“我怎麼覺得有點兒否定物質世界的味道?”
她:“正相反親愛的,正相反,我是在肯定這個物質的世界。我很明確的在肯定這個物質的世界。不過,我認為物質是有盡頭的。我們現在在拼命探索宇宙邊緣,其實在探索的不是宇宙的邊緣,而是在探索物質的邊緣。等到找到宇宙邊緣的時刻,那也就是找到了物質的盡頭。這種宇宙,就是這樣的了。再說回來,非得用數量單位的話,那麼,所有的宇宙,所有的因果,所有的上下左右前後,所有的你我他,全部都是在一起的,就像一大塊果凍一樣,沒有任何區別。”
我:“是宿命論嗎?就是個人無力更改什麼,早就註定的?”
她:“你忘了嗎?我說的不僅僅是一種過去現在將來在一起,也包括了無數種過去現在將來。你可以改變或者有新的選擇,但是肯定是在這大塊果凍裏的——還在物質裏面。”

“但是,如果有一個永遠解不開的魔術呢?魔術師已經不在世了,至今都沒人知道那些是怎麼做的,至今都沒有謎底,至今都用無數種方法,無數種現代技術都不能重現,那麼,那個魔術會不會成為傳說?或者,那個魔術乾脆就被否定:那只是一個傳說罷了。”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被否定的可能性是最大的。因為,這是物質世界。”

她:“谁都明白,我们的认知,只是脑细胞之间那些微弱的化学讯息和电信号罢了,这个已经是被认同的了。但是却都沉迷在那些电信号和化学信息的反馈当中,不能自拔。你留意下会觉得很好笑。精神这个东西,我们都承认,但是不完全承认。被物质证实的,我们承认,不能被物质证实的,我们不承认。你想像一件事情,就說你想著自己在飛吧,別人會說你意婬,說你異想天開。但是你想像自己吃飯,只要不是什麼古怪的場合,沒人會質疑你。”
我:“你說的是想像力吧?”
她:“所謂想像力,源於什麼?思維?精神?不管怎麼稱呼那個根源,想像力不是憑空來的,有產生想像力的那麼一個存在。但是為什麼會出現想像力呢?你會用進化來解釋,就是在大腦裏做個預演。比方說你是猿人,你去打獵,在抓住獵物前,現在腦子裏想像一下,你該怎麼怎麼做,然後呢?你就按你想像的照做了,對不對?但是你想像自己伸手一指,獵物直接成為烤肉,那你會實現不了,你搖搖那顆並不是很發達的腦袋,然後努力往你能實施的部分去假想,去推演。邏輯上看是這樣吧?”
她:“嗯,現在問題出來了,這些思維,肯定是行為的提前預演。人的很多行為都是用思維預演的,而預演的基礎是經驗,我們通過活這些年積累下來的經驗。但是,這個經驗還是物質的。

她:“精神,依託於物質而存在於物質世界,但是並不同於物質,也不屬於物質世界。精神,就是那大塊果凍裏的微小的氣泡。”
我:“唔……物質的盡頭,是一個精神的世界嗎?”
她:“幾乎所有宗教都提到過的那個‘聖地’,其實那是一種精神所在地。但不同於在這個物質世界所想像出來的那種精神,或者說用物質來看,精神的存在地,是超出物質界限的。精神,存在於不存在之中。”
”我:“我想想啊……說白了就是:精神存在於無物質當中?那不是很飄渺嗎?”
她:“用物質的狀態去理解,用物質當中的這個狀態去理解,是這樣。但是,我們卻有同時認可著存在於物質中的精神。也就是說,這個精神不依託在物質上了,就不承認了。那麼,我們認可的到底是物質還是精神?更大的問題是,我們認可的精神,卻又因為物質的原因去否定精神。為什麼?這麼矛盾事情,怎麼就會發生在物質世界呢?” 

她看着我:“用这种方法,没有不能解释的事情。你也是过去,也是现在,也是将来。你的精神,可以想象过去,可以分析现在,可以预演将来,但是你的精神又被肉体限制的,所以你没办法用现在的眼睛,去看到将来。也所以你的肉体把现在反应给你,造成了一种循环状态——你的精神不属于物质,但是却受限于物质。因为你的精神不属于物质,所以也就只能依托于物质才能感受到这个物质的世界。”

我:“我應該明白一些了。你是說我們的世界,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將來,以及相差多遠的距離,其實都是物質,都是一個整體概念,用時間和空間來劃分,是一個重大的認知錯誤。因為身處在某個狀態,才會對於周邊的現狀產生一種假定的認知。而脫離了果凍的話,僅僅用氣泡是沒辦法表述的,因為不是氣泡了,完全進入了一個新的領域。之前的一切都沒任何意義了。” 

對於我跟你說的這些,我只是說了,至於你之後要自殺,要上吊,要結婚,要出家,都是你的判斷,不是我的。再次用種子來說明的是:我種下了,不代表我要呵護著發芽後的那一切,我也沒責任、沒義務、沒精力去照顧那些。我只是種下了,而已。更多的,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了。如果沒有那種承受能力和辨析能力,最好什麼宗教都不要信,否則信什麼都是會出事兒的。

精神,可以让你决定自己的一切。但是你非要认为物质束缚自己了,那谁也帮不上你。物质之外,不见得是好事儿,当然也不见得是坏事儿。

存在于物质了,那就存在着吧。而好奇想弄个明白的人,就去研究好了;惧怕未知不想问为什么的,那就不去追寻;现在没决定到底是不是去探索的,那就先犹豫着。没人逼着你去做什么,也没有谁好谁不好的标准,没有怎么是聪明怎么是愚钝的衡量。精神是随心所欲的,那就真正随心所欲吧。在最低落的时候,可以开心。在最得意的时候,可以悲伤。这些都是精神带来的。而不是物质带来的。

人間五十年
他道:“從身體上來說我們一開始是從受精卵變化來的。從意識上來說我們是由遺傳得到的最初意識,再由對物質的不斷融合變化得到的現在的意識。但是為什麼會遺傳呢?因為我們是進化後的人,為了更好的存在,當然要遺傳下來。並在這種遺傳中因為進化而使其越來越強大。” 

我道:“那宇宙的意識怎麼來的?”
他道:“一開始就有了,有了物質就有了意識,要問問什麼?那麼其實沒有為什麼。就是這樣存在了。簡簡單單的存在了,這才是我們的世界。” 

我道:“我們為了什麼活著?”
他道:“這個問題每個單獨的意識都可以有它單獨的答案。如果不從意識的角度來看那麼會是什麼呢?”
他道:“其實很簡單,沒有了意識就沒有了答案。因為沒有了意識就沒有了因果關係嘛。呵呵。所以才有人說時間是不存在的,看起來似乎很神奇,但是也不過如此。”
他繼續道:“你在電腦裏讓一個正方體運動並記錄下來,你可以看到運動的過程。這就是時間。正方體只能按照方向一點一點運動。而你卻可以看到任何一個記錄上的正方形。對你來說時間那裏存在呢?我們就像那個正方形只能一點一點地動。” 

我道:“你為什麼不把你的想法告訴其他人呢?說不定你可以得到提高,而且不必進來。”
他道:“不想。而且人與人之間的隔膜不能去除。告訴後只有痛苦。至於現在和你說話,我也不知道問什麼要說這些。” 

他道:“人死後去那裏嗎?這個問題也很有意思。可以說人是不停地在變化,死,只不過是變化過程中的一種,死後人會變成一點一點的,再與其他的物質重新排列變成另外的個體吧。人不管怎麼變都還是宇宙的一部份呢。”

還原一個世界
他:“我曾經自己研究過符號學,知道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就說文字吧,一種文明的文字的基礎符號如果在不到40個,那麼這種文字後面的語言一定是拼音語言,代表性的是拉丁語系;如果一個文明的文字具有100個左右的基礎符號,那麼這種文字就是音節語言,代表性的是梵文;那麼,一個文明的文字基本符號高達幾千甚至上萬個,那一定是表意文字體系的,就是象形文基礎的,代表性的是漢字。瑪雅文雖然目前已知的基礎符號不到1000個,既不是字母的,也不完全是表意的。不過看也能看出來,具有表意文字特徵,也就是象形文特徵。”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衝上雲霄第二輯是近年最火的電視劇
而第一輯已是超過十年前的事 當年也曾成為一時佳話
但第二輯呼聲再高我也提不起興趣
而當年播出第一輯的時候 印象中自己不是每集全程收看
但也看了個八成 也成為我心目中第二最捧的電視劇
上月無意看到網上重播第一輯 於是萌生把第一輯重溫的念頭
而在這一刻我是重溫完畢了

看完結局引出一件有趣的事情
近這五六年因為跟他人比起來又或是被人說出來
讓我有了自己記憶力不錯的信念
所以當我知道結局跟自己記憶有所不同 讓我有點意外
多年以來我都以為衝上雲霄的結局是一個帶懸念的悲劇
印象中Zoe能否康復是個未知之數
但原來結局是Zoe康復了 更與Sam在機場舉行婚禮
不能說這是個喜劇 但絕對是Happy Ending了
也許當年我沒有看後一集的最後部份才留下這種印象
又或是我的記憶真的出錯了
從記憶與事實不乎這點領悟到 
雖然可以相信自己的記憶 但若然機會就在眼前
就讓自己再次親身驗證事情的真相吧
也許自己當初的想法是錯誤 又或是事情已經改變了
何不給自己一個便宜機會抓住真相

其實結局怎樣並不重要 因為當初就抱着悲劇的前提來看
我在乎的只是由頭走到尾的過程
其實要算真的 開始和結局都是過程的一部份
分別只在開始之前與結局以後什麼都不能發生了
人與人的開始總是發生在不經意 
然後卻抱着死命在乎結局的心態發展
我想我們所在乎的並不是單純怕結局不完滿
更多是因為怕一但到了結局 彼此以後什麼都不能發生了
在乎是因為捨不得 想要美好結局是因為在那人離開後
結局就是時間上與自己最近的回憶 
這片回憶是最輕易被回想起來 我想沒有人希望回憶是痛苦
所以才會更加執着結局的形式
雖然是老話但也是真的 人與人之間過程才是最重要
就算結局真的不完滿 過程好了還是得比失要多
其實結局好不好到了還是要分開 
緣份可以爭取但不可強求 要適時放手 過了肯定傷到自己
結局到了有些人沒有忘記是因為自己記性好 不是感情
有些人沒有忘記是因為曾經愛過卻不可強求埋於心底
有些人沒有忘記則是因為想要偶爾記起再見
曾經我覺得非常無奈 看着一個又一個人離開我
我不是說現在看破了 只是多了一點接受 多了一份正面
當一個又一個人離開我 同時也證明了我曾經被一個又一個人陪伴
雖然不能陪我走很遠的路 雖然被陪伴的我仍然不曾被滿足
但至少我從來沒有真正孤獨過
不該把陪伴我又不能滿足我的人視為不重要的理所當然
一切沒有理所當然的 再說份量少也能帶來份量少的遺憾
遺憾再少 一但成了遺憾就是一輩子的事情
總之一起的時候好好珍惜 靜看人生變幻無常

劇情方面 曾經我對Belle及Sam的個性咬牙切齒
兩個沒勇氣面對自己感情的人 持續逃避來減輕自己當時的痛苦
把他不去面對的那份痛苦轉嫁到最愛自己的人身上
要不是他們改過後的表現良好 這種角色我實在喜歡不上
看到Zoe跌倒擦傷手導致細菌感染 心中一股怒氣上升
太多人都以為自己做的事情 自己的想法
自己的行為只是個人的事情 然而這些自以為是背後是強加成本於他人身上
因為一個人的懶惰沒有做好他自己的事情
導致產生其他問題影響他人 
就是簡接把他省下來的成本轉至他人承擔
在現實中更過份的情況是當爛難子放在這人眼前
他還能無恥地以"自己當時不知道"作為抗辯理由
把自己所有問題合理化 從而厚着面皮認為錯在眼前他都不算錯
現在已是誤殺判刑不輕 竟然還有人能夠如此顛倒是非黑白
真是呵呵了

這套劇的角色看起來人生豐富
但放在現實 當生命總是大起大跌
尤其是Vincent的死太沉重
即使Belle最終重新振作 即使他不後悔與Vincent的緣份太短暫
即使讓他在Sam與Vincent之間再決擇一次他還是會選擇Vincent
但如果一切可以回到最初 他可以選擇從來沒有認識Vincent及Sam
我怕大多是選擇從不認識
人生的悲劇如果是豐富 我覺得很多人還是敢說不後悔、不枉過
皆因一切是被生活推着走
但若一切能選擇重來一次 自願作出的選擇則需要莫大勇氣
怕且是已經怕了
這套劇給我最大的感觸是平淡的坦然才是真福氣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過很多次人生下來為什麼非得要追求什麼
後來從理解的過程中 我勉強給出一個說服自己的結論
其實人生可以不為什麼 活着不過是一場感受

近來的日子迫得我幾近崩潰 每天被工作病痛折磨
看見深流與姚貝娜病逝的新聞 他們同樣的33歲
那麼年輕那麼有夢想
與自己對比才明白原來人是不能沒有夢想
夢想的重要性並非空泛的堂而皇之 不單只是為了點亮生命
而是如同吃飯睡覺的重要 是維持生命的能量
沒有夢想跟不吃飯一樣可以令人死亡
一個人可以對吃沒有興趣 但是因為生存他不能不吃 
同理而言一個人可以對夢想沒有興趣 但是為了生存他不能沒有夢想
聽起來好像說不通 沒有興趣還怎麼能稱之為夢想
然而這就是程度的問題 一個人對吃沒有興趣
但因為他不能不吃所以總會挑一些喜歡吃的食物
只是這個稱之為喜歡的食物並沒有佔他心裡多少位置 所以他對吃還是沒有興趣
說回夢想就是它可以不佔自己心裡多少份量 但是人不能不追求夢想
即使那個夢想未能讓一個人狂熱 用盡生命去追求 但他還是會去追
比如有人一生不過是求平平淡淡結婚生子養兒育女
忽然這麼想是因為看到報導說深流到死的一刻仍在創作
姚貝娜則一直樂觀堅強面對病情
而我卻每天在工作與覆診的疲憊下產生巨大抑鬱
我很清楚自己並非得了絕症 手卻健全 行動自如
但是每天辛苦賺錢 工作後趕着去覆診
賺來的錢大把大把花在看病 
這麼辛苦把生命延續下去卻不為什麼
感受到的只是辛苦與疲累
這樣的日子如何過下去?
看着他們 一個在重病中還能畫下去 另一個則能堅強樂觀面對
我覺得能做到這點必需有追求夢想的心才能做到
因為這份欲望的存在才能撐起那份悲傷
夢想是什麼不重要 重要是它讓你活得不要太蒼白
吃的是什麼不重要 重要是它產生讓你活下去的營養
你不喜歡吃這回事不打緊 重要是你至少吃了
你不為夢想瘋狂沒關係 重要是你至少有去追的念
人生的確可以不為什麼 活着還是一場感受
但是人太單薄 而且人與人之間太不安寧又沒有勇氣脫離社會
單靠自己純粹地存在是不能感到好過
追求夢想成為一種精神支撐 作為一個轉化過程 
讓一個單薄的人透過追求夢想 轉化成能夠感受活着的美好
能夠對抗社會與人際中的不如意 生命中的生老病死
不吃飯 肉身消逝
不追夢 精神總有一天被生活的瘡疤壓垮
從書中我可以看到葉修 從現實中我可看到他
在缺少他人支撐的日子中 被現實種種打壓
他們還能抬頭挺胸活着就是他們懷着熱切追求的心
夢想不大不重要 重要是有去追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黃子華說
一般人的正常人生
如意的事 開開心心 愉愉快快
有四五成 五六成
沒什麼特別感覺的有兩三成
是咱有一兩成特別不愉快
那就是說人生不如意事應該十常一二
為什麼一二我們經常說成八九呢
就是因為你的二五仔令你永遠只記着不如意的一二

20141016_190013.jpg

其實除了保持意識與接受因果

20141016_185931p.jpg

有時候還真是有外來的不可抗力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還是一二?
二五仔總說是八九 理智會說沒那麼多 
感覺卻又不甘心只承認一二

20140809_164827.jpg

不如五五好了
哪個自己都無法辯駁另一個自己了吧

20141016_210351.jpg

當自己努力細數着多少不如意事
如果自己願意把範圍放大 客觀去看
在不可抗力的壞事周遭 很難不發現不可抗力的好事
如果事實擺在眼前還是沒有一點平衡過來 (不是要求完全緩過來)
那麼可以不用再研究如何快樂了
反正有沒有好事都要當成沒好事
又何必掙扎 不如安心着全面痛苦吧
你享受的 只是你不承認而已
正如被操得爽死的人
表情看起來一臉痛苦 精神卻是滿足到不行
所以感覺很痛苦也未必真的是痛苦
也可以是一種精神需求 只是自己未能意會到這種享受
雖説感覺必然是真的 但問題是感覺可以從幻想或思想衍生而非現實
因此痛苦的成因可以不存在於現實
此外如果事情過去一段時間 心情還是沒有好過來
然而又確定自己並非享受痛苦
那麼它大多是與自己的核心問題連貫
回復不過來不是真的因為那件事
而是那個事情又觸碰到自己內心深處的傷口
所以別把焦點弄錯了

也許人一生的問題很少 只是那個問題太大而已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40903_094650.jpg

悄悄的你來了 正如你悄悄的走
我抖一抖心肝 帶走你咀嚼入腹
其實從當日各種表證來看
心裡就覺得你還是會回來的
所以重逢也不是什麼不可思議
不過看見喜歡的東西會高興是應該的

2014-09-03 14.30.23.jpg

作弊的結果 嘿嘿 
這個可以有也可以沒有
只是夠不夠快的問題而已
而速度就交自然去決定了

20140905_120113.jpg

說好的東西 終於收到了

20140814_115511

而這個終於有時候會最初設定不同的形識出現
但還是那個因與果

2409059368-95e440f50835f80.jpg

丟過幾次又拾回來
其實早就知道不久將來會徹底失去
既然沒有好好珍惜
分別的時候就該明白已經享盡我所應得

CIMG9999CIMG0002

如果珍惜了還是失去
大概是收集資訊的意識不足
盲頭去幹 忽略掉關鍵實情所需
不能作出有效評估繼而行動
最終招至失敗
人如是

20140909_014745

人生第一次收到
起初有種又倒楣了的想法
可是心中也不是沒意識過按實況來說會收到它
其實就跟禮券一樣
只是說好的東西 終於來了
對於這個終於 來不來快不快是該放任自然做主
好事的話來了是應得 不過碰上好事會高興是應該
小事情沒來的話也談不上損失 大事情沒來就趕緊行動爭取再作考慮
壞事的話不來了是好運 來了的話也不過是說好的要發生 不過是付上原來需要的成本

大概有一半所謂的運氣
一早就知道事情發展
不過是自己不願意去意識與接受因果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40803_112708

迷戀這種星星 雖然買來弄一下就可以吃
可是自己也懶得做 都是在便利店買煮好的吃

8B14FB8770D6E57A6755228DFF339911.jpg

一直的配搭都是星星+撈麵+熱奶茶
這個組合多是作為早餐
可是在這條星星的旅途上 碰釘多到心塞了
比如試過向收銀員買了票  
把票交給做吃的阿姨 阿姨卻說沒有星星 嗚~

20140326_094527.jpg

吸取教訓後 先問收銀員有沒有星星
他說有了才付錢 到了阿姨那裡卻是沒有
可是阿姨跟收銀員差不多是挨着站
為什麼我問的時候阿姨不說沒有呢 嗚嗚
後來又試過阿姨錯給了東西 打開來才發現不是星星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得不夠清楚造成QQ圖片20140817001632 

20140731_094222.jpg

多次慘痛經歷後 不遠處又開了同一家便利店
從此轉移陣地 感覺這邊的阿姨有禮貌又體貼
因此放下了戒心 來這邊買吃都不會再多說什麼
直到有一次 早上被個事情氣死
搞定後才吃早餐 打開來不見星星卻換上三條猙獰的香腸
頓是身受五雷轟頂之擊 小心肝碎個華麗麗!
人與人之間最基本的信任都沒了unheart  
把悲痛的心情告訴朋友 朋友還說是我不好
沒有自己進行監控 我那一個叫無奈
我付了錢不是理應得到我所要的東西嗎
還得花力氣去監控 我絕對覺得自己沒有錯
我只能說面對這個世界的殘缺
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除了付出表面價碼
還得多花一份或者更多力氣去護航
因為在其位者並不代表一定有其能力 
除了做好自己 有時候還得補給別人的不足

20140903_094650.jpg

痛定思痛 我以高度監控的決心再次步入便利店
以為這次萬無一失
得到的結果卻是被店員告知星星暫別
歸期未定 也可能從此消失
心死了........
從此對星星再無執念
然而在我放棄後 有一天到便利店買吃
隨口一問 原來它又回來了 說不高興是假的
所以說該來的還是會來 不是你的時候多努力也無用
不是必需的東西放了執念但別忘初心 隨緣最好【吃個東西也很襌shamea_org
而這個必需是指這是不是達到目的咱一途徑 與重要與否無關
以這個事件為例 星星是不是作為早餐的咱一選擇 其他的都不想吃?
如果不是就隨它來去 它不在的時候就由它好了
它在了就有意識多花一份自己說得過去的氣力抓到自己手裡
所謂說得過去就是不超出自己甘心的範圍
如果這是非吃不可 那又何必任人宰割 
自己主動出擊 付出更多去了解掌握
比如買回來自己做來吃吧

其實活着累不累
更多是視乎這個做法自己甘不甘心
如果不甘心就去理解到甘心
如果理解不了就換個甘心的做法
然而在達到甘心之前的努力很難不累
但是不努力就永遠只有累
又或者從頭想想不做這件事會不會也是一個可行方法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漸漸明白到
會想起一個人
會翻閱與他相關的東西
會等待他給予的種種
不一定是因為愛
也許不過是不懂得如何自處

因你對我不好而流淚 
也許並非因你而難過
不過是又一次碰上那份絕望而已
其實換了個誰 只要能把我領到那份絕望跟前
淚還是會流 對不對?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我的悲傷在最初不會如此多
或者說它本該不會如此長持
但是一直沒有把它釋放的機會
於是把旁邊的微塵都黏了上去
成了一個很大很大的毛球──太多的悲傷與感情躁動
不如早早挖幾個坑
把所有感情埋下去
省得一直鬧心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坐在一輛雙層巴士上
車上有很多排椅子
我就坐在上層樓梯後的第三排靠窗位置
途中不斷有人上車下車
有些人上來了我們連眼神接觸都沒有過 
坐得離我很遠很遠
有些人上來了跟我坐得很靠近 我們還聊起來
一時聊得高興 一時聊得傷感 有時候還爭吵起來
但不管怎樣他還是沒有坐到我那一排椅子上
然後他中途下車了
我心裡不是味意 苦惱着為何不能一起走下去呢

這輛巴士已經行駛了很久
我開始有點明白 苦惱是沒有意思
不是說這些東西是想不明白
而是這裡根本連問題都不存在
每個人有自己的喜好 自己的選擇
他不選擇跟我坐到一排難道不是很正常? 
難道也得算上一大問題?
那麼真正問題到底在哪裡?
就只有自己太意為他必須跟我坐到同一排椅子上
並且跟我一起待到終點
然後產生了太多不必要的愛恨情仇

其實事情也不過如此
有些人就是會坐到你那一排椅子上 然後中途又離開了
有些人就是一輩子都不會跟你坐到一起 卻又跟你一起待到終點
我認為自己能做的就是不要太自以為是
以為某某應份把自己放到他的人生之中
要懂得尊重別人的選擇 這種尊重不是為了別人
而是讓自己能放下執着

我還能做的就是保持清醒
理清別人坐在車上哪一個位置
摸清他們想在哪裡下車
尋找並善待那些會跟我坐在同一排椅子待到終點的人

那些無法擁有的人 不會是醜陋的
當初能喜歡上 必然有其美好的部份 
但就如富士山雖美 也不能被誰擁有
懷念 欣賞 偶爾重遊也是人生中的一種美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把一本自認為有價值的本子保存着
我等待有一天把它放回原處
不至只是把它丟進垃圾埇
讓這些有價值的東西淪為垃圾
然而當我將它帶回原處
卻發現那個地方已經有眾多本子取代它了
這些新本子比它有更新的資訊
我本來想這樣下來就只有垃圾埇能成為它的終站吧
可是最終我還是把它放回原處
的確已經有很多東西可以取代它了
即使它的價值就是能被其他取代
但不等如他自身的價值就消失了
它的價值始終是它的價值 
別的本子就算比它價值更高也是別的本子的價值
的確我手上的本子的資訊不是最新
但假如有誰只是想拿來消磨時間看看
又或是只是想看些基本資訊
那麼新舊就沒差異了
我承認它的價值永遠高不過新的本子
但是也沒道理因為比不過別的就被判辨為垃圾
它的價值還是它的價值
只是下次能不能有意識盡早把它帶回原處
或是一開始就不要亂取自己用不着的價值
更多是能不能學着不要如此容易鬧心呢 

我把一份自認為有價值的感情保存着
我等待有一天把它放回原處
不至讓這份感情無聲消逝
讓這些有價值的過去被埋葬
然而當我將它帶回原處
卻發現那個地方已經有眾多的人和事取替了我
這些人比我更貼近現在的你
我本來想這樣下來就只有把這份感情埋葬了吧
因為原處已沒有我的立足之處
然而即使有很多東西可以取代我
就算我比不過別人在你心目中的地位
就算你連看我一眼的興趣都沒了
但不等如那些過去那份情感的價值就消失了
我的價值終歸屬於我的
我因它成長 因它成為了現在的我
但我也只能承認我的價值於現在的你來說已淪為垃圾
只是我沒道理因為你把我看待為垃圾
就得把自己同看待為垃圾
我看待自己的角度不是從你而來
而是從我雙眼

但是我再無法以為
只要我願意 只要我努力就能挽回別人對我的感情
我不是指挽回當初那般熾熱
我只是以為總可以站在一個較遠的地方與你長相廝守
雖然我明白很久以前自己在別人心目中已經不算什麼
哪管別人口裡還願意說我的特別
但是本來沒有的就是沒有了
只是我現在才知道連努力都不必了
因為連挽回或重建的餘地都不存在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來打算網上看 但只找到國語版
不喜歡國語版又不想花時間再找就到樓下租碟
N年才租一次 沒想到竟然是$15租一天 貴得過份!
不過人家都拿出來了我也不好意思說不租
誰叫自己先前沒問清楚 就想着怎樣也貴不過$10
然後覺得付了貴租不服啊 就想多抄幾隻給朋友們看
誰不知這張碟好像設了個程式
我怎樣都不能燒錄又不能把它複製到電腦 
想做cheap精也不成= =
然後看到大概30分鐘竟然不能播下去 
試了幾次都不行就打電話到店裡
他叫我到鋪裡給我換另一隻 操!!!
人家躺在床上準備看到尾 
中途停了還得走回去換碟
雖然不能完全怪他 因為他也不知道有問題
但實在太貴了 我以後都不會再去這家店!!!!!! 

搞了很久才能開始播 選字幕與語言不容易
原本租碟就是為了聽英語看中文字幕
感覺這樣才是最原汁原味
但看了不到十分鐘就不行了
英語聽起來怪怪的 看字幕又很累
只好轉回中文去 實在爽多了!!!
配音做得超好 聽起來很順
感覺角色本來就是說這個語言 讚一個!!!
這回的故事還可以 有笑點
不過中段有點悶場 但不會到不想看
尾段很感人 人家哭個稀里嘩啦
深深地勾起我之前說過的想法

"其实每个人都得因应当下的情况再次重新选择,就在某个关口,我们的选择分歧了,我选了他,他这次没有选我。但这不一定代表我不好,只是在种种客观因素下即使好的东西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能力去保留,当然还是会失望到这份上还是没有被选上,但感情的确不是到了怎样就必然会怎样。"

就如安仔雖然對他的玩具仍然懷有深厚感情
雖然他還是覺得這些陪伴他長大的玩具很重要
但是在他要進入大學這個關口
最終還是選擇把他們放下
是挺可惜的 可是看到這裡我又多了一點釋懷的感覺
因為能看見放棄你的人其實真的可以仍然愛你
所以曾經的感情全部都是真的
因此放過別人吧 這也是放過自己
就讓對方去看更遠更多的風景
的確想到自己比不上那些風景是會痛
但是逆地而處 如果是自己面對這些引人的風景
還是可能會選擇放棄某些人和事吧
又何必執意將別人禁錮在自己的局裡
我即使做到最好也不能給他那些風景的美好
所以還能在一起的時候就讓彼此過得最好就夠了
雖然我總希望把別人留住一輩子
可是如果這個人還是走掉了 
即使我不願意 我還是會因此看到別的風景
當別人走得更遠的時候
其實我也會連同被推到更遠的地方
既然不想來的都來了
何不灑脫乾脆去看盡新的風景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要相信自己所想要的都會實現 (思想創造生命)

-         要相信自己努力的時候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因為不相信的人只會很快放棄,覺得努力是一種掙扎,想要的東西還是很遙遠,讓人覺得努力沒有回報支持

-         想著不好的東西只會讓不好的東西成真,想着好的東西它們就會到來 (專注在真正想要的事物上)

-         見步行步,即使目標在看不見的前方,然而知道並相信目標在前方,加上行動就足夠了,因為沒有比這更直接達到目標 (最高境界: 有方向, 無目標!)

-         不要去想着我不要什麼,想不要遲到是沒用的,因為你還沒罷脫遲到的思想,這只會讓你一次又一次遲到,所以你該去想要準時,而不是別遲到

-         如果你不理解一件東西,並不表示你應該拒絕它,你仍可以去享用它的好處。如同即使你不知道電如何運作,但你只需知道如何去運用電就夠

-         假如自己無法停止負面思想,那麼請給你的思想一份固定工作,讓它一有空就去進行那件工作,以終斷它的負面思考

-         感覺不好時,想想美好的事物來轉換頻率,讓自己一直沉浸在那種感覺中,那麼這一天就能過得很棒!

-         你可以靠思想來增加對渴望事物的感覺,來使生命中想要的事物加速發生 (靠幻想加強推動力)

-         擁有美好的事物是天生的權利,所以才會在欠缺美好事物的時候感覺糟糕。生活其實是一件簡單頂透的事,有居住的地方及食物我們便可以生存下去,然而我們總不甘平淡把它複雜化,不厭其煩地以此一次又一次傷害自己。

-         相信看不見的事物,要當作自己已經擁有自己所想要的事物,不要為它感到焦慮、擔憂,不要去想你缺少它,想成它是你的、它屬於你、它已為你所有。→你的所行、所言和所思,都必須正在接受它一樣。如果你的思想有注意到你還沒有擁有它,那麼你不會明白獲得它會帶給你何種喜悅,你會失去動力追尋它 (去感受已得到的感覺)

-         思想可創造經驗,通過腦中假設,並想出應對以增加自己的經驗。因此閱讀是很重要,它幫助大腦產生不同層面的假設,並進行模擬練習

-         「受到啟發的行動」和「行動」是有差別的,「愛到啟發的行動」是在做接收的動作,讓你感覺非常美好;如果你的「行動」是努力想讓事情發生,那你就走上回頭路了

-         當有機會、有衝動、有內在靈感推動的時候,行動吧!相信你的直覺!

-         當你看見每一件事是一個接着一個發生,但如果你能理解時間只是個幻象,那麼你就會明白,任何你未來想要的事物,現在就已經存在了。→是我們自己認定:這是大的,所以要花點時間;這是小的,只要一個小時。然而事實是沒有時間與大小之分,顯現一百萬與一塊錢的過程都是一樣的。但一個來得快些,另一個費時久些,唯一的理由是你認為一百萬是很多錢,而一塊錢卻不是什麼

-         感恩絕對是讓生命更加豐富的方法→當自己對別人為自己所做的小事表達感激時,別人會想為自己做更多

-         許多人從各種方式將自己的生活安排得很好,但仍然活在貧窮之中,只因他們缺少了感恩→所以感謝生活上所有小事情吧!例如感激閱讀這本書的眼睛、能分析及理解這本書的清晰頭腦

-         觀想想擁有的事物,相信已經擁有它,把焦點放在最終的結果上,去體會那個感覺,沒有把絲毫的注意力放在「如何」到來的問題上

-         要吸引金錢,你必須專注於富裕上,如果你抱著「有所不足」的思想,專注在「錢不夠」,你就會遇上更多讓你「錢不夠」的境況,所以想着「充足有餘」吧。→「錢來得易,而且頻繁」

-         「給予」是把更多錢帶進你生命裡的強效方法,因為在給予的時候,你等於說:我有很多錢。「給予」和「犧牲」兩者有很大的差別,因滿溢的心而給予,感覺非常美好,犧牲最終會導致怨恨

-         你所要的一切都是內在的功夫,外在的世界是成果,是思想的結果。把你的思想和頻率設定在幸福快樂上,散發幸福和喜悅的感覺

-         讓自己作為解決問題的人,不要指着別人說:你欠我的,所以你得給我更多。相反地,給自己多一點,抽出時間給自己、把自己填到飽滿的,直到自己能夠滿溢而去給予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ug 14 Tue 2012 01:32
  • 膚淺

最膚淺的不是那些追求物質享受短暫快樂的人類
而是那些追求解開心靈桎梏 然後鄙視追求物質享受的人

物質享受也是一種享受
這種享受的確短暫
或許花了大半生力氣才獲得一剎那快樂
然而這些快樂又不能使人真正滿足
看似付出了太多才得到一點無謂的快樂
對於追求解開心靈桎梏者 或會鄙視他們的庸俗

然而我認為 
那些一面追求解開心靈桎梏的人
卻又鄙視他人的膚淺
這樣的人 一生都不能真正解開桎梏
因為他們沒有智慧去看穿真相 也沒有體恤的情操
這樣的人又如何解開自己的桎梏

那些追求物質享受的人何嘗不是努力為自己爭取快樂
假如他們能夠有更好的心力 更好的靈性與智慧
能夠為自己追求更高層次的享受
何需享受這些似有幻無的快樂
正如一個在山西煤礦長大的小孩 因為家裡極度貧窮
他每天得背上比他還要重的煤走十幾里路才賣上一兩塊錢
為了這些不能滿足生活需要的錢而奔波
你還會笑他付出太多 才得到那麼一點嗎
如果你不會笑他 如果你會可憐他
為何你會鄙視追求物質享受的人
他們也是一樣因為無能為力
沒有智慧與心力才得賺取這些小快樂
他們可是不懂怎樣去賺更好更多的快樂
這跟貧窮的小孩子又有什麼分別
如果你說跟本不同 這是兩馬子的情況
小孩子是迫於無耐 那些人卻是能夠不這樣糟蹋自己
如果你是這樣想 那麼你繼續追求所謂的心靈吧
但是你永遠不會得到真正的安穩
因為你比他們更膚淺迂腐

但是我不是鄙視你們的膚淺
如果我鄙視了就跟你們做的不過是一樣
我只是覺得你們比起追求物質享受的人更可憐而已 
唉~所以說我是很不願意接近教徒
因為裡面最多這種人 偽清高得很難看
卻又看着讓人感到可悲又激心
所以君子遠庖廚吧  我可從沒想過要當救世主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說過 在受傷的時候渴望被愛 只會讓傷口腐爛發臭
或許實在是太久以前寫下 所以激動的時候就忘了而重蹈覆轍

小藍我記得嗎
人類是那種你必須過得比他們慘太多才會獲得他們一點注視的生物
否則當你跟別人訴苦 他們只會回應他比你苦多了
卻不曾打算明白你 在意你的感受
我要知道不願意注視別人痛苦的人比我還痛苦呢
因為他們連一點抽離自身痛苦的機會都沒有
小藍我要體諒

小藍我記得嗎
人類是那種你的痛苦必須能實實在在物質化才會獲得他們一點注視的生物
否則無論你痛苦到要死不活
無論你覺得這事情重要得是你的全部
他們也只會跟你說這沒什麼好認真的
比如你有一部文字著作只是在網上發表
然後給人盜用在網上四處張貼
就算你用生命刻下每一個字
別人都只會跟你說沒什麼好在意的
但如果你有一部文字著作做成書賣錢
然後被人作盜版印刷 那麼就可以成為能被正視的問題了
有明確的法律條文治理
那管對你來說文字只是玩玩而已
如果小藍我明白他們只是追求活在事情裡 而不是感情裡
我又何以犯傻去要求迷糊了的人看到我真正的痛苦
小藍我要體諒

小藍我記得嗎
我就真的活在這樣的世界 殘缺破碎的
所以更加不能閉眼亂求安穩
的確這樣會很累很累 
但至少真的以自己來活着
能感受小到不用費力就能得到的快樂
能理解接受這個世界的迂迴百折
小藍我知道自己是多麼不安
有多麼的害怕前面的日子
但至少不是存在地死去
而是存在並且活着
但是我沒有自誇比人類活得更好
唇亡齒寒 你們活得不好
我也不曾真正安穩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找了一份自己不愛的工作
去愛便不能成立了 (去愛:愛上自己所作的事而從中得到快樂)
那麼能夠期待的就只餘下被愛 (被愛:必需是自己所喜歡的模式)
比如是別人的讚賞與認同
如果做着自己不愛的工作但能夠得到被愛
而被愛的份量足以抵銷付出
這工作還是有幹下去的價值 
即使不能得到去愛的快樂 
付出還是換來了相應的被愛回報 
然而這樣的付出是很高風險的
因為自己將快樂完全交托到他人手上
而無法確定自己的付出會否得到回報
以及被愛的回報量也可能比付出少
再且如果做着自己不愛的事情
當中的痛苦又能讓人堅持多久呢
那怕是幾次失策就讓人崩潰了 (付出卻得不到足夠的被愛)
當然這只是以感情層面去談論工作
工作可是有確實的金錢回報
所以只要所給予的金錢可以補償付出
什麼愛與被愛只是浮雲
我只是借工作為例子去思考而已

如果自己找到一份愛的工作
假設是創作吧
那麼去愛便能夠成立了
做着的過程讓人感到快樂
但是同樣地自己的努力會不會被他人欣賞與認同是不得而知的
所以能否被愛永遠是個迷
但在這情況下至少能確認付出必然得到去愛的快樂
然而這不代表就足夠了 還得看付出與快樂的份量
比如說創作兩萬字的時候還能自己快樂着
但要寫下十萬字的時候 去愛的快樂早就用光了
要寫那麼多可是很辛苦的
最簡單的做法當然是只寫兩萬字
以自己給予自己的快樂恰好補償自己的付出就算了
然而人是不容易滿足的生物
這樣的情況即使收支平衡卻又感到淡淡的寂寞
還是會想自己的作品有人來欣賞
不過整體來說還是過得不錯就是了

當一個人開始寫下超過兩萬字 
即超過去愛自我產生的快樂平衡點
那麼能補償他兩萬字後的付出就只有被愛了
情況又會去到如同自己找了一份不愛的工作
但兩者不同的是
做着自己愛的工作至少肯定會得到一部份回報 (去愛的快樂)
不至於落得什麼都沒有的下場
而這份去愛的回報可以讓人堅持在一個不被愛的世界繼續緩慢前進
以使有一天或許能夠被他人欣賞 獲得被愛
情況就如一些世界知名作家在成名前的默默付出吧
如果這群人沒有去愛的回報又如何堅持到出人頭地的一天
所以要認出自己是不是能夠去愛這回事是多麼的重要

那麼回到重點 把這個理論套回人與人之間的感情關係
就是人該找個自己能夠真正去愛的人靠近
而不是單去接近覺得/肯定能夠被他所愛的人
看似很簡單的道理吧 好像說出來沒什麼新意
但當我看着這個世界的關係 又或是看回從前的自己
簡直是中槍者躺滿一地
太多人忽略了自己的付出成本與去愛能產生的快樂有多麼可貴
(有些東西不是你沒有擁有 只是因為你沒有去察覺)
然後盲目纏着讓自己"以為"感到被愛的人
單是覺得這個人可能會愛自己已經是風險夠大了
就算是能確定對方是愛自己也不見得安全着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Limitation
你怎麼知道今天的付出能被他的被愛所填補
他是愛你的 但不代表任何時候都能彼此分量恰好對上
這時候得靠自己去愛填補裂縫了
然而別人總會跟我說 自己當然是愛他才跟他一起
然後給我數了那人一大堆好處 認為自己一定有去愛的能力
所以定必有去愛的快樂
其實我心裡是多麼想當場大笑三聲 
明明一路以來過得那麼失落 還要嘴皮硬着 然後脖子更硬 
當然我最後沒有笑出來 因為笑了的話我必然要去給當時人解釋
而我又相信當時人是不會相信我的說法
我如何能說服一個以為自己愛着對方的人去相信自己根本不愛他呢
我所強調的是“真正能夠去愛” 那是一種個人自主感受
我是不會懷疑他給我列出的好處 
只是那人就是好得天上有地下無 也不代表他能使你產生去愛的真正快感
的確你是喜歡他的 但只是一種客觀喜歡而已 
你會承認他有這種優點 然後想着他這種優點
心裡會說“啊, 他這樣的人真不錯”
然而卻是一種隔岸觀火的感覺而已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你不過是對他來一發性冷感的高潮而已
然後自欺地麻醉自己 認為自己是愛他這個人的
然後去付出等待被愛 假如能夠等到足夠被愛是沒問題的
我覺得沒必要計較去愛還是被愛 只要能感到滿足
但是等不到便是渣都不剩的傷痕累累了 呵呵
這可是連自己去愛的回報都不曾有過
那什麼才是去愛的真正快感?
這點沒有什麼可明言
不過是一種個人對某人或事的強烈自發感受
如果自己都無法判斷出來
說實話真的挺對不起自己的
所以趕緊努力了解自己吧 

當然還有一種情況是兩人剛開始的時候 自己的確是真正愛着那個人
跟他在一起自身就能夠得到一種快樂 
但人是會變的 一段日子後可能自己已不能真正愛着那個人了
而當初也可能因為自己對對方的了解未深才能真正愛上
愛沒有了就沒有了 又何必將自己麻醉起來
然後深陷其中 永無止境地痛苦着呢

另外一種情況是與上面提及的創作份量相似
其實寫兩萬字就能自給自足了
我不是認為不要付出超過這個量
因為追求被愛也是作為人很重要的存在價值
但是也不能不顧一切盲目奮身向前衝吧
認清自己是不是真正去愛這個人
認知自身快樂的平衡點在那裡
了解對方給你的愛是什麼模式與分量
然後再適量付出 也許付出會比回報多
但可不要導致嚴重的收支不衡
不行了就先停一停
既然還有去愛這份籌碼在手 
可以待緩過來再作二度進攻的
什麼都不管就猛衝 你以為自己是受害者嗎
不過是死有餘辜 
當然世上有很多人同情這種人
因為同情他的人同樣地幹着一樣的蠢事

其實我不是在笑世界
我不是在自命清高
我只是在笑我自己
理性地笑自己
所以我不埋怨
我只是覺得可悲而已 呵呵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有些重要卻又快要放棄的東西
當換了一個面對模式
原來可以不費吹灰之力
獲得比從前更好的存在

只是什麼才是真正重要?
尤其感情層面的東西
一切變得模糊不堪
當曾經以為重要的都走掉了
當我活成現在這個樣子
所有都被掏空得沒有意思
彷彿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
心太空

近來太深陷於文字的氛圍
使我對真真假假看得模稜兩可
腦海裡不斷想起以下段子
我們的大腦 分不清楚此刻它體會到東西是我們當時實際經驗到的
還是我們想像出來或是記憶中的東西
宇宙並不知道你正在散發的震動頻率是因為你觀察到的或是實際經歷的事物
還是你記得的或是想像的事物
它只是接收到了你震動頻率 然後用和它相配的事物做出響應
如果感動是真的 情緒是真的 領悟是存在的
那麼事情的真實性還有必要嗎
活着不過是一場感受
假如人類就如Matrix那樣
不過是躺在一個空箱裡動也不動活到死去
但是一生的感受卻是真切鮮明
這樣還要說沒有活過嗎
那麼人類所求的到底是什麼
非要從外穿過眼球的影像所觸發的感受嗎
這個所謂的真實會否也太薄弱了
人是不是活得太執着與狹窄了
其實只要知道感受從何而來不就夠了嗎

我只是忽然相信
只要感受是真的就沒有東西是假的了
只要誰還能讓我有所感受
它就是重要的
Life is an act of faith only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自己不好的受害者 (認為對方會對自己做壞事)
-不斷回想過去的傷害
-不斷去接近會傷害自己的人
-不斷幻想傷害將要出現

不被愛 (認為對方不會對自己做好事)
-不相信別人會愛自己> 人類太可怕 難以付出愛人
認為自己沒能力滿足貪得無厭的人類 即使能滿足他們 他們還是不知回報 (滿足人心是既難且累的事)
-在漫長歲月中 從沒成功被愛 開始以為是自己不懂去愛的報應
但也許只是自己總找錯的人為對象而已

懦弱地不敢面對社會
-人類太可怕 認為自己沒能力滿足貪得無厭的人類 即使能滿足他們 他們還是不知回報
 (滿足人心是既難且累的事)> 不想進入現實以至輸得一敗塗地
 (有工作能力 但是沒有滿足人類並能從他們身上爭取合適回執的能力) 

說到底 一切都是因為人類太可怕
就算他不會害自己 但反正不會有好事 對於污染物就是不願染指

-在這個冷漠的世界 人冷漠得連害你都沒興趣 雖然不愛你 但也沒興趣去害你 
即使有壞人 又有多少個與你有關
何必這樣狠心對自己 不斷回想過去的相害 去接觸會讓你感到受傷的人
即使你朝思暮想 過去的傷害就是無法再真實地出現在你面前
-誰曾給你的愛 即使這個人最終不在了 背叛你了
不管他離開的原因如何 不管他給的方式分量不對
都不能推翻他們付出過的 以及我曾經所得到的
- 既然曾經真摰感受過 就化成了永遠都拿不走的東西
假如化不成 大概是當初沒有讓自己好好去感受
才落了空 留了憾
-有一點必須肯定 活著不能沒有愛 否則即使能夠撐到死那一天
回頭一看 裡面是一片荒涼而已
-如果你不想跟人類打交道 請狠狠睜開你的雙眼
認出那些人不是人類 因為世上不只一個惡魔之子 
-如果這個世界你待不下去 如果你不想去取悅人類
那就利用一切可利用的 去打造自己的世界 將你的世界立於這個世界之中
-除了愛 這世界沒有任何東西是必需的
你沒必要活得像別人 更不用怪責自己沒做著別人所做的事
你只要活你自己所想活的 即使那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內心的不安從未曾停止
不管我看了多少遍"天書"
人生道理看懂了一點 結解開了一點點
不再與他人糾纏着
然而不見得人生就從此好過
只是結去了後 那地方就空了一片
雖說這樣的確比從前好
只是荒涼的地方終竟還是荒涼

也許心裡實在太荒 近來又再開始寫文
我這生人欲望太少 所以什麼都做得少
學的東西少 看的書少 買東西少 認識的朋友少 連興趣都太少
八年前曾寫過文 不過就寫了一篇半篇
可是這些年來心裡還是念着寫文這回事 只是從未動筆
也許因為欲望太少 所以專一 因此不曾捨棄 

常有人因為蹲坑叫苦連天
可是寫文的人那份寂寞 實在是精神自虐
寫到途中心裡不安 忽然心血來潮搜尋八年前寫過的文
感到有趣又不知何以失笑
原來自己的文仍然四散於網上
2012年了仍有人在下載或回帖
還有人給它寫了故事簡介
當然我從來沒有給過他們張貼的授權
其實我對這些不在意 只要別有人跳出來自認是作者就行了
有人評我的文故事老套 但看了還是讓人傷感落淚
而且大多論及文筆都給我打個"不錯"
這點倒讓我出乎意料
因為我這人從小討厭看文字的東西
這是大家都知道卻又曾經不相信的事
別人最初都以為我是愛看書的好寶寶
每次提到這些事 我都只能糾正他們的想法
還給出很簡單的事例
我最愛看的是動漫 然後漫畫 如非特別感興趣也不看小說
原因簡單 最少字的我最愛看
別人給我推文 我第一問題總是字數多少 哈
這些天一面寫文 一面反覆地重讀
我會感到自己的文筆既詞窮又生硬
所以在八年後看到有人評我八年前的文筆不錯
實在讓我始料不及
有讀者給了這樣的感想: "看的很纠结,哭了一会。不知道这样的故事算什么呢"
我想了想 回他一句(不是以作者身份): "笑喷, 说得好, 爱情有时候本就什麼都不算, 不过是一场纠结。 "

近來愛聽電台節目
有一位聽眾打電話過去
他說父親從他小時候就喝醉酒打他和媽媽
到他長大了 爸爸因為一次工業意外而死
他才意識到這些年來儘管父親沒做好本份
但他作為女兒又做對過什麼 過去不過是無休止的父女角力
主持人回道 雖然你父親死了讓你感到後悔
可是他的死仍是有價值的 因為他讓你明白到這個道理
有些人來到這個世界 一生都做錯了
但他來這裡要做的事或許就是僅此一件
就是把一切都通通做錯 最後讓你這個女兒明白這點道理
我聽了萬分感概 不曉得主持人說的是否正確
只是聽起來也不見得不正確 
剛才我回帖"爱情有时候本就什麼都不算, 不过是一场纠结。 "
說完就聯想到這個電台故事
當我理解愛情有時候不就什麼都不算
那麼人生何以不能什麼都不算呢
女兒之所以糾結 大概就是她總是以為父親必需盡愛護子女的"本份"
愛情之所以糾結 大概就是人類總以為它是美妙動人
人生之所以糾結 大概就是總以為它該多姿多采
如果沒有這些以為 沒有把什麼定格為本份
大概就不來那麼多糾結
大概就不會這樣沉重
大概就可以接受當下這一刻

回過神來我才意會到 也許就是我的"以為"犯了毛病
才會躊躇於前路 也許我來這個世界本來就不為很多
何必怕它不夠精彩 怕一個人活着太寂寞孤獨
也許一個人能夠寫文寫到死那天
便成就了我來這個世界的目的 

我打從心底感謝八年前寫了這個文的自己
感謝這麼捧的主持人
感謝遇過憾事的聽眾
感謝2012年還願意花時間看我八年前的文的讀者
這一刻我不敢說我想通了
但至少我少了一點點糾結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曾經跟某個人什麼都相反着
他喜歡吃的我不喜歡
他想去的地方我不想去
他覺得好的東西我覺得不好..........
那時候的我感到懊惱
為何跟最想親近的人什麼都不合 這使我感到寂寞
然而這個人一如既往地跟我相反 認為這樣不錯
並跟我說能夠什麼都相反着不就證明了我們默契太好
那時候的我不懂 只覺得他不認真面對問題
許多年後 我才明白他又一次說對了
是的 能夠每一次都恰恰對上 那需要多大的默契

從小他就能比我看到更多 
他太純粹 不被太多世俗知識禁錮 
可惜最終都毀了
這麼多年後 沉澱下來的時候仍會想起他
想起他的純粹
想起一個純粹的人如何被世界弄得心力交碎
想起他的心力交不過是出於他的執着 他的選擇
從前每每想起他會給他短訊 但其實聊不起來
他不想跟我聊
現在想起他 還是覺得很喜歡他
可是我不再短訊他了
近來才開始明白 哪管某人曾經跟你於某段時光形影不離
原來並不表示就能將這個人帶入下一段時光
當那段時光落幕了 我的戲份就完了
不管我的感情仍在 不管他曾經多喜歡我 
因為他的新劇場裡沒有我的角色
的確是悲傷的 但我深信一切都是存在的
那個時候的他所給我的感情都是真的
正如昨天吃過飯 今天仍肚餓不能就說昨天沒吃過
只是我也該學着不要太過放不開 
學着接受我的戲份完了
學着當自己還在劇中就該盡情去演
如果還會想起來 還會喜歡着
在心裡回味就算吧 然後趕快尋找可填滿這份空虛的東西
然而這份填補物不在任何人手中 就在自己心裡

永藍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